笔趣阁 > 武本是道 > 第二篇 天祖弩 第三十一章 棍子会说话

第二篇 天祖弩 第三十一章 棍子会说话

    哈巴听得满头大汗,心道这个人实在是无耻之极,脸皮之厚实属罕见。“哦,对了,这是我的身份玉盘。”青衣瞎子将袖子卷起,手腕上露出一个“手表”,正是相当于二十一世纪的身份证的身份玉盘。

    钱少走到瞎子面前,也将自己的身份玉盘亮出,在手腕上一按,从那身份玉盘的测面射出一束光来。钱少拿那光在瞎子玉盘盘面上的条码处一照,滴滴声中,一个六寸见方的荧光屏幕显现出来,上面写着青衣瞎子的个人信息。

    姓名:李寻欢。姓别:男。出生日期:公元2708年5月15日。上面还有一些其他的个人信息,当然也有瞎子父母的大体信息。钱少和哈巴对视一眼,皆是不由自主地眉头一皱,原来青衣瞎子所言之事确实是真的,他正是李家二少爷李寻欢。

    李莫夕因这林家招亲之事和唐家闹得很僵,这一段时间莫明奇妙地闭上了嘴吧,李寻欢是不是来接替他哥哥,继续和唐家对抗?钱少和哈巴都是有些担心。

    “李寻欢,你果然是李家少爷,可是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钱少心里有底,大声质问。钱少语气不善,青衣瞎子李寻欢更是心头不爽,头一抬:“瞎爷还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呢,瞎爷走的好好的,你为什么用个人来绊倒我,你当瞎爷好欺负是不是。”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自己故意被这愣头货绊倒,借故与我们纠缠,说,你到底是何居心!”钱少大喝。李寻欢被钱少喝斥,也是眉头一皱,怒上心来,登时发作开来:“岂有此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傻|逼,自己故意摔倒。瞎爷爱怎么样怎么样,你们管得着吗?”

    “大家都冷静一下,有事慢慢说!”小伙子由一个受害人眨眼间变成一个调解员。

    “你闭嘴!”瞎爷李寻欢,钱少,哈巴三人极有默契得同时开口大喝。

    “这个……小兄弟,瞎爷说什么也不能凭白让人小看了,只是这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先滚吧。”李寻欢续又说道,接下来又挤眉瞪眼地发一通疯,总算把小伙子打发走了。

    “李寻欢,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不用再装模做样了,既然你找上门来,我自然也不会退缩,有什么道你只管划出来便是,我自是一一接着。”钱少冷冷地道。“妈的,老子就是看不惯唐家欺负人,尤其是这憨不愣腾的小伙子我看起来还很顺眼的。”李寻欢想到。

    “钱少,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瞎爷也是听说北斗拳神他老人家要举行招亲竞技大赛,特地去凑一下热闹,哪有什么道要划。瞎爷只不过摔一跤不小心碰到你一下而已,你已经赏了瞎爷一个大嘴吧了,怎么还像狗一样咬着瞎爷不放。”

    “臭瞎子,你如此不识抬举,就别怪本少爷不客气了。今天本少爷就教教你,有些人是万万不能招惹的。”钱少面色猛然一变,一个闪步冲到李寻欢面前,鹰爪手尤如恶魔的利爪一般,狠狠地抓了过去。

    “奶奶的,居然下这样的狠手,唐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李寻欢暗骂一声,手上却是毫不含糊,大袖挥去,钱少那鹰爪之力已被尽数卸去。“这臭瞎子居然是个高手!”钱少心中一禀,凝神相对。

    “姓钱的娃,跟瞎爷动手,你还差了十万八千里,你以为瞎爷那数百万部片都是白看的?”李寻欢一击即退,并不追击,在那负手而立。

    “钱少,小心了,这瞎子最少也是个五级武士!”哈巴在一边提醒。李寻欢暗忖,这个家伙更加不是东西,表面上好心提醒,可实际上却是在讽刺钱少敌不过一个五级武士。“我难道没看出来吗,不劳费心。”钱少狠狠瞪他一眼,强忍住心头怒意。

    瞎爷李寻欢一双瞎眼紧紧盯着钱少看,钱少浑身上下一阵不自在。“臭瞎子,本少爷要把你打得像狗一样爬起来。”钱少把一腔怒气全部发泄在瞎子身上,习惯性地抡起蒲扇大手向青衣瞎子脸上印去。

    只听得“啪”一声响异常清脆,在普华新区嘈杂的街道上也是显得格外刺耳。瞎爷李寻欢在那甩手跺脚地嗷嗷直骂:“姓钱的,你他妈的真是无耻,你用的什么动西打的我的手,痛死瞎爷了。瞎爷的手啊……”

    钱少咬牙切齿地看着李寻欢破口大骂,却是没有再做所反应,他的右脸上,一朵火红的掌印正在盛开。瞎爷还在认真分析着,“姓钱的实在太过阴狠,居然将我的整个手掌全部打伤。他到底用的是什么?面积大到能覆盖我全部手掌,无外乎有三个部位,躯干,屁股和脸,但是从其弹性判断,可以排除躯干了。

    从出手角度应该可以排除屁股,除非他屁股长在了脸上,所以总结起来,不管他是用屁股也好还是用脸也好,都可以算是他用脸打伤了我。姓钱的,你居然用脸打伤了我的手……”钱少的眼睛杀气满布,尤如一头受伤的狮子,奈何李寻欢却是一个瞎子,对此视而不见。

    “哈巴,你打算袖手旁观?”半晌,钱少阴森地崩出这一句话来。哈巴忙道:“钱少哪里话,看这情况,这瞎子最少也是六级武士,我们两个一起上。”钱少点点头:“这个时候了,别再藏着掖着,把真本事都使出来吧!”

    当下两人一左一右包抄李寻欢而去,“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让我想起了旺财……”瞎爷李寻欢还没嘀咕完闭,一掌一脚已经逼近他身体五寸范围之内。“哎哟,好大的风!”瞎爷忽然被风吹倒,手臂随之向上斜斜一甩,哈巴立刻呲牙咧嘴起来,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手掌似被一跟钢棍击中。

    钱少的脚贴着瞎爷李寻欢的头皮擦过,瞎爷在地上翻滚两下,恰好又把钱少掀翻在地。“好大的风,救命!”瞎爷伸出无助的双手,在地上胡乱探摸。

    “夷,怎么又有一根棍,这根不太硬哎。”瞎爷惊喜地大叫。哈巴把那掌背到身后,暗运真气活通经脉,忿忿地瞪着瞎爷李寻欢,却是不敢妄动一步。

    钱少二哥频频被瞎爷抓住,更是气得差点被过气去,但他和哈巴两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瞎爷作恶,因为钱少最重要的“把柄”正被瞎爷抓在手中。“李寻欢,是条汉子你就松开手,咱们再来过,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算什么?”钱少的声音异常窝火和憋曲。

    瞎爷李寻欢身子一震,面露惊骇:“天啊,这根棍子居然真得在说话!棍子,你说什么,要瞎爷松开手,要和瞎爷来过,不行,万万不行!瞎爷可是个正经人,不会和你胡来的。”

    即便是在这种紧急的关头,哈巴也有一种想笑的冲动,他心念急转,不住地思忖:这个如此极品的瞎子爷,到底想干什?是和他哥哥李莫夕一样的目的?但是他却比他哥哥要难对付得多得多。

    “李寻欢,不是……棍子在说话,是我在说话,你不要装胡涂,用这种下流的手段你不觉得卑鄙无耻吗?”“呀,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想起来了,是钱少的声音。天啊,难道……钱少是一根棍子?太可怕了,钱少居然后会是一根棍子……”

    “李寻欢,你……”钱少眼前黑了一下,“我钱锦和你誓不两立,去死!”钱少钱锦脑中全被一腔怒火填满,也顾不得那许多,一招大力金钢掌印向李寻欢胸口。

    李寻欢还在那研究着棍子,被钱少这一掌直接打飞开来。“李寻欢!”这一声惊呼却是小伙子发出的,原来他一直都在远处遥遥观望着,根本不曾离去。李寻欢在空中一个轻巧的转折,像只雨燕般稳稳当当降落在地,落地无声。

    “钱锦,哈巴,咱们招亲竞技赛上见!”瞎爷李寻欢长笑一声,潇洒得一个转身转身,向小伙子走去,哪里有半分受伤的样在?

    在远处围观的群人又开始慌乱地赶路,生怕被那两个恶少发现自己看他的热闹,他们不是瞎爷,自问没有本事对付那两个恶少。“钱少,你没事吧!”哈巴一脸的关切,心中却是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意。

    “我没事。”钱少冷哼一声,“这个瞎子李寻欢深不可测,多半也是来者不善,咱们要尽快通知三少。”“说的对,走。”哈巴走了两步忽然停下,回过头去,一脸疑惑地看着钱少:“钱少,这个……你怎么劈着腿走路了。”

    “我乐意!”钱少大喝。哈巴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心道李寻欢真是个猥琐货,抓钱少的棍子居然也那么大力。钱少一脸怒气,劈着腿,凶神恶煞地和哈巴一同离去,行人无不纷纷避让。

    直到他二人离去好久,人群中才轰一声炸开锅来。

    “那瞎子是谁,居然敢去那两个恶少头上撩须,当真是大快人心。”“刚开始的时候我没躲远,听到那瞎子说他叫什么快感瞎爷,瞎爷威武!”“是啊,瞎爷替我们出了一口恶气,我崇拜瞎爷,只是不知什么时候金六角出现了这样一个人才。”

    瞎爷的大名在一刻响遍整个金六角。

    “只见那快感瞎爷李寻欢一瞪他的瞎眼,顿时从中射出两道精光来,钱家恶少如遭雷击,倒地不起……”灯火阑珊内,一个年轻人正眉飞色舞地讲述着,似乎他曾经亲眼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一般。

    他周围围了一大群人,一个个都在那神采飞扬地听着,满脸尽是兴奋之色。人群旁边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有两个年轻人在那端坐,似乎是对这瞎爷李寻欢的事情不感兴趣一般。

    其中一个一脸得意,昂首喝了一大口酒,问另一个道:“江悟,你是怎么惹上那两个恶棍的。”那唤作江悟的年轻人也是一饮而尽,道:“瞎爷,这事也怪我口无遮拦,当着那两恶少的面信誓旦旦地说要去竞技招亲,而且把北头拳神他老人家夸上了天。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唐家在金六角故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家族,血斧唐天南老爷子更是一代人杰,可是总不能强迫所有人都将他当成神一样敬畏吧,我最敬仰的,还是林震天老爷子。”

    这两个人赫然便是瞎爷李寻欢和那小伙子江悟。江悟年方一十八岁,乃是四级中阶武士层次,只能算是中等偏上水平。李寻欢哼一声笑道:“瞎爷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狗仗人世的货色,那个什么钱锦和哈巴的,以后最好别碰到我,否则我见一次就扁一次。”

    江悟轻笑:“碰上瞎爷,也活该他们倒霉。”李寻欢用他的瞎眼缓缓扫视一下灯火阑珊里人山人海的景象,叹道:“拳神他老人家搞出的动静真是太大了,要想在这么多青年才俊脱颖而出,摘得林大小姐桂枝,委实是不容易。”

    “怎么,瞎爷难道也是冲林家而来的?”“错。”李寻欢拿筷子在空中一点,“瞎爷不是冲林家去的,瞎爷是冲林大小姐去的。”江悟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赞道:“瞎爷如此身手,定会马到成功,我先敬瞎爷一杯,祝瞎爷拔得头魁。”

    李寻欢也不谦虚,闻言呵呵直笑,将手中酒水一饮而尽,忽然问道:“江悟,唐家权势涛天,你惧怕吗?”江悟的酒杯一下停在空中,片刻,他微微一笑,:“瞎爷,我不怕。”

    李寻欢闻言,轻轻笑道:“瞎爷只是好奇,随便问问而已,你别往心里去,林家招亲大赛就要开始了,咱们这就赶路吧。”

    江悟和瞎爷当下收拾好随身物品,起身离去,经过那一群人旁边时,年轻人的声音激昂地传来:“瞎爷长得那是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尤如再世潘安,什么?你不相信,告诉你,我真得亲眼见过瞎爷,咱这灯火阑删里的人我一眼看过来,没一个有瞎爷的气质。

    哎,你们两个别走啊,瞎爷长什么样的我还没说完,到时候见了瞎爷不认识别怪我没说……”江悟无奈地冲那年轻人摆摆手,大喊:“有急事,不走不行……”

  http://www.biqugua.com/0/642/66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