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出道仙 > 第九十六章 狼人杀

第九十六章 狼人杀

    我和小白回到屋里,其他人刚刚也都听到了动静,但是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厨房的活儿快干完了,大表哥的父母把周彤他们赶了出来,让我们等吃饭就行。

    大表哥招呼我们到大屋闲聊,张影也来了,她一直盯着小白看。

    小白也在打量她,两人的目光交汇,虽然都是满脸笑意,但却使得气氛尴尬万分。

    就在我琢磨着要不要打断她们的时候,小白开口了,“你就是张影姐姐吧,我叫小白。”

    “闻名不如见面,小白妹妹当真是国色天香。”张影回道,语气很诚恳,并不带嘲讽的意味。

    “姐姐也很漂亮。”小白夸了回去。

    “咳咳……吃饭还早,不如我们玩儿个游戏吧。”周彤虽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打断了这场没有意义的对话。

    “玩什么?”小白这个没心没肺的,吃和玩对她的吸引力一直都很够用。

    周彤眼珠乱转,这货救场之前居然没有想好后续的解决方案。

    “不如玩狼人杀吧,我们正好六个人,我已经很久没玩过了。”肥龙上来解围。

    “小白妹妹是狐仙啊,我们怎么可能玩儿得过她呢?”张影说道。

    小白激动得站了起来,“我才不会玩儿赖呢!”

    “好啊,既然玩游戏怎么能不加点彩头。”大表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提了这么个意见。

    “好啊,那就真心话大冒险吧。”张影第一时间接话。

    没人反驳,在场六个人,一个根本不是人,三个不是正常人,两个见多识广的普通人,像那种坟圈子睡一晚之类的不靠谱大冒险,估计都不会有人提出来。

    说干就干,大表哥家正好有一套狼人杀卡牌,据他说是自己收藏用的,想来也是,根本就没人和他玩儿。

    大表哥将牌切洗,盖在桌子上,我们一人抽了一张。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看自己的牌,而是观察其他人的眼神。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每个人都很淡定,看了一眼自己的牌后就盖在了桌子上。

    “小白妹妹,你清楚规则吧?”周彤向小白确认道。

    “不要小看我哦。”小白眨了眨眼睛。

    我扫了一眼自己的牌,是守卫,六人的狼人杀游戏中只有两位神,守卫和预言家,守卫的任务其实很艰巨,因为他要分辨真假预言家,保护正确的那一个。

    “开始吧,不要耍赖啊你们。”肥龙兴致勃勃地说道。

    为了确保游戏的公平公正,大表哥请一位仙家做了裁判,当然,他并没有现行,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第一个阶段是守卫时间,我按照以前玩时的思路选择了自守,而后便闭上了眼睛。

    预言家时间过去后是狼人时间,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一张牌都没倒。

    排除狼人空刀的可能性,应该是昨晚我被砍了一刀,真不知道是谁这么残忍,居然上来就搞我。

    我先看向了张影,毕竟存在她拿我出气的可能性,可是张影根本就没看我,表情也很正常。

    第一个发言的是肥龙,他口若悬河说了一大堆,总结起来就是他怀疑周彤是狼人,而他自己是个平民。

    第二个发言的是周彤,碍于场合,她没有对肥龙使用格斗技,而是义正辞严地踩了回去,她也说自己的身份是平民。

    排除深水预言家的情况,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搅屎棍子。

    “我就是全场唯一一个预言家,昨晚我查验了秦五一,他是我的金水牌,我希望接下来再有预言家出来大家都不要相信。”小白如此说道。

    卧槽无情!甭管这货是不是预言家,她这是拿我开刀了啊。

    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只是选择端起金水,而不是喝掉,毕竟局势并不明朗,至于身份,我只报了好人。

    轮到张影发言的时候,我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生了,张影居然也说自己是预言家,且给肥龙发了查杀。

    如此一来事情就复杂了,相信谁成了尴尬的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大表哥,他穿上了守卫的衣服。

    接下来是讨论阶段了,我并没有和大表哥辩论,因为我并不确定他是平民在打掩护还是狼人演戏。

    肥龙和周彤依旧在互踩,且肥龙多出了一个论据,周彤和张影是两匹狼,想要把他抬出去。

    小白和张影没有互踩,但是都在拉票,小白的主攻方向是我,毕竟我是她的金水,而张影则是广撒网。

    我不敢在这个时候站队,毕竟局势一点也不明朗。

    事实上我已经活不到第二天了,第一晚吃了一刀后出现平安夜,在狼人眼里我已经大概率是守卫,只要能够干掉我,下回合再杀了预言家,那么游戏就结束了。

    大表哥这个守卫发言很圆滑,把小白和张影的逻辑都分析了一下,但最后也没给出明确的结论。

    到了投票的时候,我选择了弃票,毕竟这两个预言家对我来说身份都很敏感。

    小白把票投给了张影,这无可厚非,张影和周彤都投了肥龙,大表哥弃票,肥龙投了张影。

    悲催的肥龙就这样被投出了游戏,他发表的最后遗言是保护好剩下的平民。

    第二晚我还能守护一个人,但在两个预言家之间我犹豫了,最后无奈选择放弃守护。

    果不其然,第二晚我死掉了,我没有发表任何遗言。

    周彤第一个说话,虽然张影帮助她抬走了肥龙,但她也没有直接站队的意思,表示要听一下两位预言家的发言。

    小白作为一个金水被撕票的预言家似乎更容易让人相信一些,她查验的是周彤,并发了一张好人卡。

    张影的查验居然也是周彤,同样是一张好人卡,周彤是双金水,在我看来就是平民无疑了。

    大表哥作为一个守卫,这个时候再不发言也不行了,他表示一定会守护好周彤这最后一个平民,毕竟周彤挂菜就输定了。

    至于相信哪一个预言家,他并没有做出决定。

    没有查杀,投票的时候周彤和大表哥都弃票了,而张影和小白互相投了对方。

    第三天夜里,游戏直接结束了,小白作为真正的预言家倒在了夜里。

    这一场的身份分别是:我守卫,肥龙村民,周彤村民,小白预言家,张影狼人,大表哥狼人。

    小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意思就是你完蛋了,姑奶奶回头收拾你。

    肥龙和周彤两个暴民也抱怨我这个守卫不作为,可是你们两个把水都搅浑了,预言家又是她们两个,我怎么作为?

    按照约定,胜利方每个人都可以对失败方的每个人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大表哥第一个选择,稳重的他并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统一让我们四个人捏耳朵转圈。

    轮到张影的时候她先是帮周彤问出了肥龙的一处私房钱,又问了周彤打算要男孩还是女孩。

    轮到小白的时候,张影问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问题,“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小白的一张脸瞬间变得呆滞,张影这个问题的涵盖面实在是太广了,可是从她似笑非笑的眼神中,似乎她清楚地知道小白能够理解自己问得是什么。

    过了好半天,小白这才说道:“我没有目的,我爱他。”

    气氛再次变得尴尬了,肥龙和周彤都看出一些问题了,都嘻嘻哈哈地打岔。

    小白有些答非所问了,张影问得是你们,而小白回答得是我。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两人在搞什么,张影又看向了我,她看起来接受了小白的回答。

    “爱过吗?”张影再次问出了一个让肥龙他们傻眼了的问题。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我哭的心都有了,张影啊张影,你这是往死里坑我啊。

    就在我纠结要怎么回答的时候,更加令我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小白居然替我做出了回答,“爱过。”

    张影的眼中刹那间射出了普通人不该有的精芒,这光芒转瞬即逝。

    “要不要再来一局?”张影笑呵呵地挥着手中的狼人牌,仿佛刚才提出两个问题的人不是她一样。

    我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她了,曾经的她不是她,那么现在是不是呢?

    之前我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既然她能被附身第一次,那就能被附身第二次。

    周彤当即拒绝了这个建议,并表示我和小白是坑货二人组,愚神夫妻档,还说张影欺骗了她的感情,今晚要灌她。

    游戏就此终止,我在心中问黄天林有没有发现张影是否存在异常,黄天林表示他看不出来。

    彼此吐槽了一阵后大表哥的父母开始上菜了,小鸡炖蘑菇、黄瓜拉皮、酸菜粉条、五花肉蘸蒜泥、干锅鸭爪、地三鲜、红焖肘子、糖醋鲤鱼。

    八个菜,在农村可以说是异常的丰盛了,除此之外还有一壶冒着热气,被温好的白酒,以及冰镇的啤酒,当真有酒有肉,有里有面。

    小白这货眼睛都放光了,直接忘记了刚刚的事情。

    “堂口上供了吗?”大表哥问了一句,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这才招呼大家吃饭。

    虽然我们一再邀请,可大表哥的父母还是没有上桌,把空间留给了我们这些年轻人。

    “你们是第一次来我表哥家吃饭,不用给我面子哈,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周彤豪横地抢了大表哥的开场白,并举起了一瓶啤酒。

  http://www.biqugua.com/105/105259/26815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