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万户侯 > 第四章 神秘老者

第四章 神秘老者

    穿过幽暗狭窄的甬道,入目之处院内洒满阳光,灿烂而夺目,暖融融地照耀着每一片土地。近处高高的葡萄藤架子,攀援着柔嫩的葡萄藤,青翠的藤蔓顺着架子的脊背倾泻下来,显得格外动人。

    院子小路旁俩道纹路斑驳银灰色的篱笆,疏朗敞开,低矮简易,篱笆边缘静立着一片秀洁的花朵,鸟语花香,花木葳蕤,自然地流出一派世外之风。

    沐霖深吸一口气,一股清香钻入鼻腔,驱散了身体的疲惫,让自己这些天因为自身天赋差而怕无法拜师张真人烦躁的心,也在一瞬间平静下来。

    沐霖停步站在院内,安静感受着四周流动的微风和微醺的阳光,全身心的沉醉在这如画美景中。

    不知多久,沐霖睁开闭合的双眼,拱手向葡萄藤下悠然喝茶的老人一拜:“多谢前辈,前辈大恩后辈一定铭记在心”。

    “少年人,望你切记武道一途乃是漫长无比,我们穷其一生也未必可达尽头,你若心乱,则武道根基不稳,这一路的瑰丽风景要是没有平静的道心看下去,你终究会迷失在这风景之中,成为这漫漫成仙路上的一个停驻不前的看客而已”老者垂眉道。

    ”我见你浑身气血充足,却步履漂浮,脸色红润却透露一丝苍白,很明显是靠外物炼体根基不足的原因,虽然练武假借外物不可避免,但是如你这样虽可以让你气血充足异于常人,这同样也是透支身体的法子,这是一本范仲淹的随笔,望你能够勤加观看“老者随手将一本书抛给沐霖。

    沐霖赶忙伸手接过老者抛过来的书籍,虽然只是范仲淹的随笔,但是范仲淹在炼心方面的造诣极高,它的价值却也是值得千金。

    范仲淹作为前世被谥号为”文正“的传奇人物,在这个世界范仲淹也是当仁不让的儒门大儒,他功参造化一首岳阳楼记证道大宗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更是成为典言,为世人膜拜礼读,因此筑基成道的武者不计其数,真可谓门生遍布天下,被整个大陆尊称一声”范师“,不仅如此,因为范师心系宋朝江山更以此证道,所以他在宋朝的地位更是显赫,乃是当今宋朝皇帝钦此的帝国基石,万世不变,是中央大陆第一流人物。

    老者这一随手一抛之物当真贵重无比,沐霖在此躬身感谢到:”多谢前辈,但是此物太过贵重,还请前辈收回“,说罢双手递了过去。

    老者随手一摆看似漫不经心:“送你,即是你的缘,拿去即可,还有你要渡船到何处“

    沐霖赶忙对老者道谢,并且看老者问自己要渡船何处不禁高兴起来,看起来老者应该是答应自己渡船的要求,本来以为像老者这样的人物应该会有些要求才是:“前辈,晚辈想前往武当山张真人处求学”

    “武当山张真人处倒是这天下一等一的武学圣地,沐严那老鬼还算省的”老者听到沐霖要前往武当山不禁坐直了腰板。

    沐霖看到老者的变化不由得对拜师张真人更加神往,连拿范师的随笔做礼物的神秘老者都对他如此郑重。看起来张真人不愧是返璞归真级别的人物。

    老者从椅子上站起来,抖露下刚刚坐在椅子上蒙上的露水开口道:”沐家小子,记得以后叫我龙图老子,我喜欢这个称呼,走我渡船送你去武当山“,说罢起身往五叔所在的庭院走去。

    沐霖忙跟上老者,穿过甬道看到五叔此时正和一群身着黑衣腰挎弯刀的壮汉对峙,壮汉身后还站着一群身穿华美长袍气质出众的男男女女,沐霖走到五叔身边轻声问道:”五叔,怎么回事?“

    ”少爷,刚才你随前辈去里院时,这帮人也来租借这艘船,我也说了我们已经事先租借了,但是对方想我们将此船让给他们,但是这帮人却还算客气,只是派护卫与我切磋,切磋也是点到为止。“五叔看到沐霖舒气回道。

    李卓等人乃是这宁远镇上达官显贵家的公子长女,一个个非富即贵,今日李卓为了庆祝自己的生日,特意来租借这艘能够横渡岚月江的乌木船来赏景

    没想到已有人事先租借,本想以自己的身份逼迫那壮汉让出船来,没想到竟被拒绝,如果平时李卓会转身走。

    但是这次生日他可是请来了不少朋友,一被拒绝这让李卓感觉在这帮朋友面前很没面子,他们都是一家内的天之骄子,做派不能有失。

    就派侍卫与其切磋定输赢没想到眼前的壮汉武艺了得,连着放倒他们族中的护卫,此时他也意识到了租借这艘船的人,也是一个不逊于他们家世的人,更有可能是他们惹不起的家族,就凭眼前这壮汉修为,在这大宗师强者不显的时代,绝对算是武者中的强者了,而此时不知这壮汉是租船人的护卫还是护道者,如果是护道者那还算正常,如果只是为一护卫的话,那就不是他们能够惹起的存在了。

    李卓站在人群当中,望向刚刚从里院出来的沐霖,看到了沐霖身上佩戴的刻有沐字的玉佩,拨开人群走到沐霖身前拱手道:”不知仁兄是哪家沐府少爷“。

    沐霖看着身前的李卓皱眉道:“呵呵,这位仁兄客气了,我从京城而来”

    李卓一听心中一惊,京城沐氏那可不就是帝国武伯候,功勋彪炳的沐帅的那一支吗!自己父亲之前可是在沐帅手下当过值得,父亲可是对沐帅推崇至极的,如果让他知道我因为自己的私欲和沐帅的子孙发生矛盾,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李卓一听身前人不满的语气,在联想到眼前人的身份,李卓顿时冷汗淋漓,在此躬身道:“沐兄,是我们不知所谓冲撞了你的侍卫,不知沐兄可否给我们个机会?”。

    壮汉身后的众人看着李卓对眼前的年轻人如此客气,不禁觉得讶然,虽说宁远镇只是个邑户五十万的中型城镇,但却是实打实的帝国重镇,李卓的父亲做为宁远镇的城守大人,权柄极大,掌握着一镇的生死大权,如果城镇出现险情,更是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哪怕京城来的达官贵人来岚月江赏景,都会事先拜见李卓的父亲,以示尊敬,更何况李卓的父亲能当上这朝廷重镇的城守,可是以武勋提拔的,朝廷重武一个拥有武勋的城守,无不是一方大能,但是看李卓如此尊敬眼前的少年,众人都是世家子弟头脑都很灵光,没有那个人会在此时将心中的疑问问出,都选择默不作声。

    沐霖本就是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况且五叔也说虽然对方有些跋扈,但是却也还算客气,未将事情做死,自己也好太怪罪此人,但是毕竟冲撞了五叔,此事也不可就草草了事:“在下沐霖,这位仁兄,不知如何称呼”

    李卓一听不禁一喜,眼前这位沐霖公子,既然报上了自己名讳,就说明有和解之意,忙回道:“沐兄客气,愚弟李卓“

    ”李兄,刚才话中有错,你们冲撞的不是我的侍卫,而是一直带我的五叔,我也存着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不知...........“沐霖说道。

    李卓做为世家子弟,从小就接触着形形色色的达官显贵,自然知道沐霖的话外之意,对着五叔拱手说到:”刚才多有鲁莽还请先生大人大量,千万勿怪“

    李卓身后的侍卫一看主子都向壮汉道歉,也忙齐声说道:“还望先生勿怪”

    五叔做为军旅出身之人,本就豪爽过人,早将此前之事忘到脑后,大笑道:“这位小郎君客气了,武者之间的点到为止的切磋在正常不过,无需放在心上,况且你这群手下武功不错。”

    李卓和身后的侍卫一看大汉如此豪爽,话语间尽显武者风范,再者这大汉武功高强,大家都输的心服口服,侍卫们看向五叔的眼神都带着些许尊敬。

    沐霖看五叔对此并未放在心上,也就将此事抛在脑后,望向李卓拱手说道:“那既然已经说开了误会,如果刚才有什么不对之处还请李兄见谅啊“

    李卓未曾想到沐霖会如此客气,顿时对沐霖好感飙升,回礼道:“沐兄胸怀坦荡,佩服佩服,如若有时间可否赏脸,摆下一局当做歉意”

    沐霖笑着摇头道:“多谢李兄美意,我即日就要赴武当山拜师求艺,耽误不得,改日有时间也不迟”

    说完沐霖向李卓众人的方向拱了拱手,李卓等人也还礼同时众人贺道:“祝沐兄求艺成功,从此鹏程万里”沐霖对众人笑了笑就带着五叔赶往船坊外的码头。

    李卓看沐霖走远,转身和身后的众人说道:“还望各位以后切记,勿要恶了此人,这位沐家麒麟子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说完深深的看了眼沐霖远去的方向,而众人也齐齐点头道:“李兄,我们晓得,多谢李兄美意”。

    当沐霖到达码头时,船已经停靠在岸边,眺望前方只见江随壁转,霞光下云雾蒸腾,颇为壮观;两岸巨崖,倒景如墨;近处山峦碧绿,青翠欲滴,映山红点缀其间,更增添了几分生气,老者就站在船头之上,乌黑的船在这万水千山之间就如,山水画中的一点泼墨,虽不起眼,但又淡墨相宜,老者则如一簑翁,站在这的天地间,虽不如美景宜人,但却又如此夺人眼目。

    沐霖与五叔就站在船边望着这美景,不由的心生宁静之意,也许这就是美景的魔力,它可以洗涤人们的心灵,也无外乎范师喜爱泛舟于各大江河,忘情之中,实在是让人心醉不已。

    老者从这美景之中脱离出来,向沐霖二人挥了挥手说道:“你二人上船吧,美景何时皆可赏,不要耽误了正事”

    沐霖与五叔听罢,上了船,老者站在船头驾船驶向远方,并口中唱道:“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老者唱罢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随风飘向远方。

  http://www.biqugua.com/109/109620/269803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