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万户侯 > 第五章 岚月江上起风波

第五章 岚月江上起风波

    碧波荡漾,洪波涌起,浩浩荡荡的岚月江水奔腾泛起波浪。

    一艘通体乌黑的船破浪而出,分开一条水路。被激起的层层海浪带着银白的浪花掠过船尾,随后江水在此汇聚,留下一条闪光的水带,水带扩大到远处江面上,泛起万顷波光。

    这艘船比常见的船要小巧一些,虽不显豪华,但更添庄重,船上不时的还会传出朗朗的诵读声,这声音犹如佛音一样浩大庄严,让人不觉得心生安宁,在这碧海蓝天下则更添些空灵。

    沐霖缓缓的睁开闭合的双眼,结束了今天的打坐,沐霖站起走到窗前,望向窗外,看着窗外面的波光粼粼,在听着龙图前辈的诵读,感觉今天练功打坐的疲惫一扫而空。

    这已经是他们行船的第四天了,一路上对于沐霖来说稍显枯燥,每天都是打坐练功,吃饭看书,虽然很是规律但是却也乏味,如若不是龙图前辈每日都会诵读经书,沐霖感觉自己的心境一定会出现瑕疵。

    这几天的路程,沐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沐霖毕竟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人,虽说已经穿越三月有余,但是还是戒不掉在那个时代养成的浮躁性格,做事没有耐心,而武者想要更进一步,打坐调息是不可能缺少的,打坐调息讲究的就是心静,不为事物所动,如果要是在打坐调息的时候心境出现剧烈的波动,就会走火入魔,轻则废弃武功。重则伤及性命。

    沐霖听说武当山张真人所收徒弟,不看资质,只看心性,不知以自己的心性,此次结果会如何,多半会前功尽弃。

    沐霖一想到这些,不禁觉得有些烦躁,推开房门走向船头,向正在垂钓的老者行了一礼:“晚辈见过龙图前辈,龙图前辈结果如何”。

    龙图老子此时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鱼竿,听到沐霖问自己情况如何,脸不觉得有些发红,呵呵笑道:“沐小子,不要取笑老夫了,垂钓这东西要心诚则灵,姜太公不也是一生未钓上一条鱼吗?,好歹老夫我钓上了一条鱼”。说罢还从鱼篓里面拿出一条巴掌大的鱼炫耀起来。

    沐霖看着这小的连炖汤都不够的鱼苗,想到昨天饿的浑身无力的感觉,不仅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自从行船开始,龙图前辈都会诵读经书一个时辰,在垂钓一个时辰,船全都交给五叔驾驶了。

    五叔背地了可是话里话外的没少点自己,说自己的生活苦,不仅要照顾沐霖,还要驾船,自己都瘦了好多,但是不知道龙图前辈是怎么知道五叔在他背后吐槽的,现在除了诵读经书和垂钓,现在又多了一个陪五叔练功,说是练功,但是每天沐霖听着五叔那撕裂的声音,就知道龙图前辈这个练功真是凶险无比。

    沐霖小心翼翼的看向龙图前辈说道:“前辈不是后生打击你,你这鱼太小了,昨天我们可是饿着度日的”。

    龙图老子看着沐霖这怂样不禁觉得火冒三丈:“怎么的,这么怕老夫,用不用我陪你练练功啊,沐小子,再说了我们饿着还不是你没带粮食吗?能怨的上老夫。”

    可是,不是前辈说不用带粮食的麻“,”咳咳,嗯今天咋们吃鱼,吃鱼,老夫的鱼汤可是天下一绝“龙图老子转身提起鱼篓说道,说完就飘然而去。

    沐霖看着龙图老子远去的方向,他很苦扰,这么一个功力高深的前辈,怎么却有点郭德纲的感觉呢,不对应该是老顽童的感觉,沐霖一边想着一边走向船舱,概因龙图前辈不会生火,天知道武功都参天造化的人,既然不知晓生火。

    风拂过岚月江水,向着远方之地吹去,通体乌黑的船平稳的行驶在江面上,随着微风船舱里面飘出清香的味道,这个味道清香飘远,如若萦绕在鼻尖,那一定是人间一大美事。

    船舱内沐霖端着一个大碗,蹲在煮着鱼汤的锅前猛吃着,不时的还发出啧啧之声:”前辈,你这鱼汤太香了,我之前还怀疑你真实罪大恶极啊“。

    “前辈,真香“五叔也附和道,说完又盛了一碗鱼汤。

    龙图老人怒目看着这俩个吃货说道:“你们俩个小子,不知道应该老者先吃嘛?,混账老夫的鱼汤啊“

    ”前辈,快来吃吧要不一会都让我家少爷那个吃货吃了“五叔小心看着龙图老人憨憨道。

    沐霖听到五叔这么说,抬头怒视着五叔,他感觉到了背叛,但是又打不过五叔沐霖只好化悲愤为饭量,沐霖赶紧又盛了一碗汤。

    龙图老人看沐霖如此不要脸,也是对他不禁感到无语,不知道沐严那个严肃的老鬼,是怎么有这么一个外孙的。

    看着这俩个有辱斯文的吃货,龙图老人有种世风日下的感觉,唉哪像他那时吃个饭都困难。但是好像自己以前每次吃饭也是这样生猛的,咳咳这俩个碍眼的家伙,眼不见为静,老夫还是出去钓鱼去,想到此龙图老人拿起鱼篓,向舱外走去。

    ”前辈,这还剩了点鱼汤,你去干嘛啊!“沐霖看龙图老人走向舱外,不禁问道。

    ”哼哼,就你们俩个吃货,能剩下什么,老夫再去钓一条去,对了吃完沐小子你也来垂钓“舱外传来了老人稍显愤怒的声音。

    沐霖听罢,缩了缩脖子看向五叔说道:”五叔,前辈不会生气了吧,我就说让你少吃点吗,我们毕竟是尊老爱幼的五好青年麻“

    ”没事,前辈要是怪罪也是打死你,我不怕的“五叔木然道。

    沐霖看着脸上毫无表情的五叔,不觉得感到心酸,这他娘的那是保护我啊,吃的比我多,没事还爱补刀,真不知道是上辈子怎么欠他的,自己如果死在这路途上,不用想一定是被五叔气死的,到时候一定给大父托梦,控诉五叔的不人道行为。

    沐霖吃完之后将碗筷给五叔去刷洗,自己走出了船舱,坐在老人身边拿起一根鱼竿,装好鱼饵,在将其抛入江中,安然的坐在椅子上一边赏景,一边垂钓,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龙图老人看着身旁的沐小子轻声道:”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感受整个鱼竿上的每一处变化“说罢闭上了自己眼睛。

    沐霖闭上眼睛调好自己的呼吸,双手平稳的握住鱼竿,感受鱼竿上传来的抖动,起初沐霖双手有些抖,整个鱼竿也随着抖动,让沐霖分不清到底是鱼竿在动还是在自己在动,但是随着沐霖将呼吸调整好,心静下来,之前双手的抖动也消失不见了。

    只能感受到鱼竿传来的抖动,很细微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江水流动,微风拂过,沐霖用心感受着整个鱼竿的变化,即使在细微他都用心感受,随之他的心也越来越静。

    沐霖就如一个雕像一样矗立不动,即使波浪卷起船头,使得船起伏不定,他依然一动不动,他此时心里只有整个鱼竿,就好像他与它合为一体一样,沐霖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他用心的感受,用心的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烦躁。

    他感受到了自己心性在发生变化,他感受到了自己内心前所未有的宁静,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龙图前辈会每日都花时间在垂钓上,他不是为了钓鱼而是为了钓自己内心的不平静。

    突然,沐霖感觉到了鱼竿剧烈的抖动起来,同时也打断了沐霖的调息,沐霖站起来看向江面,只见船的侧翼江面卷起巨浪,附近江面也如煮沸的开水一般哗哗作响,沐霖转头看向身边的龙图老人:”前辈,不知...“

    龙图老人皱起眉头说道:”又是这孽畜,上次老夫游历至此,发现此处妖气冲天,一想一定有大妖在此作乱,便乘船寻他,最后在鸭子口处碰到了这孽畜,这孽畜乃是鲤鱼成精,不知何时坏了妖心,成了一条吃人的妖精,人人都以为鸭子口难渡是因为浪急,岂不知都是这孽畜所为,坏在它手里的人命不下百条。“

    龙图老人又说道:”上次被我寻到后,我将这孽畜打伤,斩了它一半鱼尾,本要斩了此妖,没曾想到这孽畜却因食人过多,死后人的怨念被此炼成尸毒,我也因未曾准备而着了此道,逼不得已退去,在乌木船坊养了三个月方才解毒,此后我也多次渡船去鸭子嘴寻着孽畜,却未曾寻到,这次碰到了,看起来那孽畜伤已完好,一会你和你五叔千万小心,此妖相当于我们人族宗师境大能,千万小心,我去会会这孽畜“,龙图老人说罢脚虚踏天空,朝巨浪处飘去。

    沐霖揉了揉眼睛,看着龙图老人飞去的地方,不禁爆了粗口道:”我日,这是什么神仙人物啊,我去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真能飞啊,五叔五叔,快出来看超人啊“

    五叔听到沐霖大喊,赶忙跑出来看着龙图老人飘然的身姿喃喃道:”我去,大宗师,妈的原来龙图前辈是大宗师,怪不得怪不得“,随后哈哈大笑道:”妈的,没想到老子被大宗师揍,哈哈痛快“。

    沐霖看着不知抽什么邪风的五叔,不知道说什么好,什么自己被大宗师揍过,真痛快啥的,哈哈好像个傻子,挨揍还开心,等会大宗师沐霖一愣,大宗师!!妈的原来龙图前辈是大宗师,我去我既然也被大宗师揍过,沐霖掐腰大笑道:”哈哈,老子也是被大宗师揍过的男人,还有谁“。

    龙图老人正在飞向那鱼精的巨浪处,但是一听到沐霖俩个不要脸的话,在空中不禁一踉跄,好悬掉进江中,龙图老人回身看向船头哈哈大笑的俩人,暗暗下决心,一会除掉这孽畜,随便好好的揍一顿这俩个小子,不是开心吗?让你们好好开心开心,想到此处龙图老人不禁开怀大笑,加速冲向巨浪处。

    沐霖远远的听到龙图老人的大笑声,羡慕道:”五叔,你看大宗师就是大宗师,笑的都是这么帅,唉好羡慕啊“

    五叔也艳羡道:”是啊,少爷真的好帅啊,但是少爷你别忘了前辈可是对你怨念颇深的啊,我怎么感觉这个笑声有点猥琐啊“

    ”不许你这么说前辈“,沐霖正色道,随后缩了缩脖子,看向龙图老人的方向煞有其事的小声说道:”那个五叔,反正我听说大宗师强者可以纳天地间的灵气,在空中可以坚持很久,要不咋们先跑吧!我也感觉前辈的笑声怀有深意啊“

    五叔看着眼前怂的一匹的少爷,抚了抚额头说道:“少爷大宗师强者是强横无匹,但是终究未脱离人的范畴,也只是能借助灵气而已,在空中坚持不住半个时辰的,我们需要帮助前辈“说完不管沐霖惊恐的眼神,将船开向了巨浪的方向。

  http://www.biqugua.com/109/109620/269803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