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万户侯 > 第三十三章 唐寅字伯虎

第三十三章 唐寅字伯虎

    沐霖二人,从大殿内走出,沐霖引着唐伯虎好生的在武当山上转了一转,除了必要的建筑没法观看,比如珍宝阁、弟子的休息的居安阁等重地以外,都转了一遍,真的让唐伯虎大开了眼界。

    也不由的羡慕起来武当山的弟子来,唐伯虎自己就是儒家嫡脉荀子老人家的弟子,自然对于天下的宗门或是世家都有一定的了解,在他看来武当山算是少有的秩序井然、底蕴雄厚的宗门了,更何况武当山只是最近一甲子才崛起的宗门,能做到如此规模和底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唐伯虎一边跟着沐霖四处采风,一边将武当山和自己以前教派进行对比,他惊奇的发现,虽然有很多地方武当山对比儒家显得有些不如,但是武当山也正在有着趋于儒家的感觉,也就是说如果张真人能够得道成仙,那么武当山就会成为这个世界第四个成教立名的宗门,到那时武当山就可以改口叫武当山教了。

    这等时间做出来如此丰功伟绩,唐伯虎不得不承认,张真人有着不下于儒家四圣的本事。

    沐霖二人转了好一会,能看的都看了,这个时候张真人又没有让二人回转大殿,沐霖只好带着唐伯虎,二人朝紫竹林住处走去。

    因为二人年纪相仿,再加上对彼此的印象都还不错,一路上沐霖和唐伯虎说个不停,上到修炼心得,下到市井琐事,无所不谈,好像老友一般。

    当然这其中自然有着沐霖故意为之的原因,谁让前世唐伯虎点秋香这部电影,太过深入人心呢,碰到了本主,沐霖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呢。

    “唐兄,不知是否认识一个叫秋香的女子?”沐霖实在是忍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开口问道。

    走在一旁的唐伯虎,低头想了想,脑海里好像没有这个印象,回道:“沐兄,小弟我天生过目不忘,还真不记得认识这么个人,不知那秋香何人啊,能让沐兄如此上心”

    走在路上的沐霖,抬起头望了望前方,看到茅草屋就在不远处,转头看向唐伯虎笑道:“唐兄,莫要见怪,我也只是一时兴起,那秋香也只是山下的一个卖酒的姑娘,唐兄没见过也正常”

    唐伯虎被沐霖的回答,一时间搞得一头雾水,要知道武当山下,方圆数十里卖酒的姑娘,还真就没有他唐伯虎不认识的,再加上铁华黎就是山下最大酒楼的老板,如果有一个秋香姑娘是卖酒的,还真的瞒不住唐伯虎。

    但是一看沐霖也没有要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唐伯虎只能把话憋回肚子里,随着沐霖沿着路往前走,可能是聊天时间过得比较快,唐伯虎感觉没一会,就到了沐霖所说的竹林处。

    前面一片紫色的竹子拔地而起,竹子颜色鲜艳异常,十分抓人的眼球,而且因为竹子长得比较高、占地面积也不小,染的竹林之上的那片天空,也紫色一片,煞是好看。

    唐伯虎驻足片刻,欣赏了一下如此美景,前面带路的沐霖,站在一旁也不打搅,等着唐伯虎。

    欣赏了一会,唐伯虎抽出神来,看向前面的沐霖拱手道:“莫怪沐兄,一时迷了眼。哈哈”

    沐霖毫不在意的挥了下手,爽朗的笑道:“不怕唐兄笑话,我第一次见到这个紫竹林,半天没回过神来,唐兄可要比我好强上不少呢,哈哈”

    二人对视一眼,忍不住指了指对方,哈哈大笑起来,唐伯虎一边笑一边跟上前面的沐霖,隐约间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沐霖二人又走了一段,就到了茅草屋前,沐霖打开房门,发现屋内五叔和龙子俱都不在,如果沐霖没记错的话,今日大师兄和奶娃从峨眉回来,五叔抱着龙子一定是去看奶娃,这样也好,省的一些麻烦。

    沐霖站在门口看着唐伯虎说道:“唐兄请进,可不要嫌弃为兄房间凌乱呀。”

    唐伯虎拱手笑道:“岂敢,岂敢”

    说完大步跨过门槛,进了屋内。

    屋内摆设简单,除了书架和座椅以外,就没有什么额外的摆设了,但是唐伯虎也看出了,那书架和座椅均是特制之物,是有钱都买不到的极品。

    沐霖抽出椅子,搬到唐伯虎跟前,说道:“唐兄,请坐,为兄屋内没有什么额外之物,等到下次去镇上,一定给你补回来。”

    唐伯虎拉过椅子坐下,呵呵笑道:“那好,我记下了,下次可要记得去。”

    沐霖也不禁失笑:“好,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拉过另外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沐霖对于这个前世有着无数风流韵事的名人,是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是那些毕竟是前世之事,在加上有些事可能是杜撰而成的,自然不能问出口,但是以沐霖了解来看,这个世界的唐伯虎依然有着很多故事。

    沐霖瞧了瞧唐伯虎,开口问道:“唐兄,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们两个好像不是第一次见面吧?”

    唐伯虎点了点头,回道:“沐兄好记性,二年前的中秋诗会,你我二人见过一次,那时我还在祖师门下读书。”

    沐霖穿越以来,记忆全消,自然不记得这件事,也只是觉得唐伯虎眼熟,才出此言,没想到还真的见过。

    沐霖假装回想了一下,点头道:“对的,二年前的中秋诗会,我依然还记得唐兄做了一首诗,可是轰动全场啊”

    这当然是沐霖在扯淡,但是既然是诗会,唐伯虎写诗写词又厉害,没准还真有这么回事。

    唐伯虎听到沐霖的话,脸色不由的一白,苦笑的说道:“没想到沐兄还记得,嘿写诗写词好又能怎样,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的甘拜人下风。”

    沐霖一愣,没想到自己真蒙对了,这沐霖还能说什么,只能安慰道:“以诗词会友,没有高低之分,唐兄文采斐然,这是人尽皆知的。”

    唐伯虎神情落寞的看着门外的风景,声音低沉道:“沐兄,不用安慰我了,京都都说我唐寅通读四书五经,知晓道理,可是就是爱错了女人,但是爱这东西,就连祖师他老人家都没悟透,我这个凡夫俗子怎么能免俗。”

    起初沐霖听着还算正常,听到后面不由的神情一愣,一脸茫然的看着唐伯虎,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错愕。

    唐伯虎本来不想谈起这个话题,但是那件事整个京都人尽皆知,也就没了遮掩的必要,只要不提及后面的事,也就没有什么不可谈的,但是看到一脸茫然的沐霖,唐伯虎不禁奇怪的看着沐霖,开口道:“难道沐兄不知道那事,怎么可能,沐家如此高门大户,什么事情能在京都瞒住你们沐家?”

    说完好像不相信一般,开口提示道:“吴家,京城第一名妓?”

    这不提示还好,一提示沐霖更茫然了,要知道整个京都,沐霖除了自家那几个长辈和大姐二哥以外,沐霖一个不认识,就更别提吴家和什么京城第一名妓了。

    唐伯虎看沐霖这神情不似作假,脑中闪过一个原因,但是这个原因太多离谱,唐伯虎摇了摇头,把这个心思忘掉,看着前方悠悠的开口说道:“好叫沐兄知道,我唐寅自幼学习四书五经,励志成为一名经世济民的大儒,后拜入荀子祖师门下,学习蕴养浩然之气,因为在诗词一道略有天赋和薄名,在京都也算是有些名声,后面正逢中秋诗会,我因一诗成名,也因此事恶了吴家嫡长子吴三桂,接下来就是人尽皆知的赠诗一事了,吴三桂因为心有不甘,花重金请来了当时还籍籍无名的荆楚第一名妓陈圆圆,假装钟情于我,而我也因为年少无知分不清陈圆圆到底是爱与不爱我,导致后面我赠了一首美人诗与她,为此她名声大噪,而她转头就嫁入了吴家,成为了吴三桂的侍妾,我也因此事名声扫地,进而黯然退出了京都,流浪江湖。”

    唐伯虎只是平静的叙述着整件事,好似已经不再在意此事,但是细心的沐霖还是发现,每当提到那人,唐伯虎的手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沐霖知道唐伯虎没有忘掉那个女人。

    唐伯虎拿起手边的茶水,润了润喉,淡然的开口道:“此事千错万错,都是因为我一时的恃才傲物所造成的,怨不的其他人,这两年我也想清楚了很多,世间的道理有时候是不能通过人来定义的,有好就有坏,但是本质上来说每件事的发生都有因有果,如果没有我作诗恶了吴三桂,就没有后来的一切事情了,所以这就是我造的孽,与其他人无关。”

    沐霖认真的听完唐伯虎所说的每一句话,心中不禁感慨,爱情这个东西还真的是奇妙的东西,即便是如唐伯虎一般的天骄,都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沐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伸出手拍了拍唐伯虎的肩膀,开口道:“既然放下了,就好,来喝茶,我们不谈这个事了。”

    说完拿起茶壶,把唐伯虎的茶满上。

    唐伯虎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也不说话,就只是望着门外发呆,沐霖见状也不言语,就只是耐着性子陪着唐伯虎,不时把茶杯满上,欣赏起门外的美景起来。

  http://www.biqugua.com/109/109620/269804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