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万户侯 > 第三十九章 太子南巡

第三十九章 太子南巡

    明帝国和大陆上的所有国家一样,都是以北制南,北强南弱。中央大陆之上的国家,都是北方为京城所在,为国家意志和力量所聚集之地,勋贵纵横。南方则是赋税重地,为经济发展迅速之地,世家林立。

    而在这个时代,绝对的力量就决定了绝对的话语权,所以南方一直以来在朝堂上都属于弱势群体,即便最近几年王阳明先生创立心学一举封圣,顾宪成成立东林书院颇得圣心,都改变不了南方弱于北方,甚至说南方附庸于北方的格局。

    再加上圣上本人原先封地就是北方城镇,手下的从龙之臣也大都出身北方,这也让现在朝堂之上,站在最前面的文武大臣都是北方人。

    沐霖从李晨嘴里问出了太子南巡的消息,被沐霖放在了心上,对于太子沐霖也算相熟,只是沐霖没想到只是一次祭祀,圣上既然连太子都派来了,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当今太子是皇后嫡出,同时也是嫡长子,名副其实的大明第一顺位继承人,十二岁被立为太子,十六岁皇帝赐名剑天启,筹备太子府邸,身边聚集了一群明帝国的明日之星。从被确认为太子到现在,已经七个年头,而这七个年头里,太子就监国三次,圣上对太子的信任无可复加,可以说太子之位无人能够撼动。

    而这次太子南巡,到陪都祭祀先祖,不管怎么看对于南方众人来说,都是一个好的征兆,证明当今圣上的恩宠是不会缺了江南的,也没有忘记他们朱家是从那发际的,也算是想要缓和了现在北南对立的朝堂环境。

    沐霖压住满心的疑问,匆匆的走到正在低头算账的唐伯虎,开口道:“唐兄,我准备先回山上,你何时动身?”

    唐伯虎闻言,抬头略微诧异的说道:“怎么真问出什么东西了?他们三就是普通人,只是仗着家族帮衬罢了,有些话不听也罢。”

    沐霖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道:“不似作假,再说以我的了解,李晨说的事,有可能成真,先回到山上再说吧。”

    说完,拿起放在柜台里面的天眷,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就准备朝外走。

    唐伯虎看沐霖急匆匆的,也知道可能还真的发现了什么事情,自知此时应该一同回山,但是酒楼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他收拾,也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唐伯虎低头在柜台里面找了一会,抬起身子手里面多了一定金子,刚忙开口叫住了往外走去的沐霖。

    沐霖闻言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唐伯虎。

    唐伯虎看着沐霖,笑道:“既然着急回山,拿着金子去买批好马,赶路能快些。”

    说完,手一抛,金子飞向沐霖。

    沐霖张开手掌,一把抓住了飞来的金子,打趣的说道:“谢了,还是你这酒楼家大业大。”

    唐伯虎笑着摇了摇头,不再理沐霖,埋头继续开始算起帐来,愁坏了一直不爱算数的唐伯虎。

    沐霖夸出门去,直奔镇子里卖马的商人所在地而去,穿过二条热闹的街道,前面一个稍显冷清的大宅子就是卖马商人聚集的地方,宅子门前也没有守卫,直接就可以进去,宅子内是一大片的空地,空地之上,都是一个又一个卖马的商人摊位,商人的叫卖和客人的杀价声,此起彼伏。

    沐霖也没买过马,也不知道怎么找马,干脆直接朝人最多,马最多,摊位最大的商人所在地走去,走到摊位前,一名身穿浅色衣服的马倌,,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沐霖,热情的说道:“这位爷,我说几天喜鹊怎么在我头上叫呢,原来是你要来啊,爷你是准备买一匹马啊,还是租一匹呢?我们马记马行可是这附近最大,最好的马行了,来我们这挑马,你就请好吧。”

    沐霖看着不远处围栏里面不断肆意奔跑的马匹,在瞧了瞧眼前一脸热切的马倌,点了点头道:“买一匹马,就那只白色的跑的最欢的马,多少银子?”

    马倌顺着沐霖的手指方向看去,就看到围栏里面,一匹浑身上下纯白色的马儿,正撒欢的肆意奔跑,好像不知疲倦。

    马倌只能说这位爷是真的会挑,这匹白马是马行里面最为压箱底的好货,产自蒙古草原的优良马种,再加上马行尽心尽力的饲养,寻常的马匹和他一比,简直云泥之别。

    但是这匹马已经被李晨李少爷定下来了,准备明年去京都求学时用上,想到这马倌陪笑着说道:“这位爷,这不巧,这匹白马被李晨李少爷定了下来,实在是没法卖给你了,要不你再看看别的马,咋这的马可都是极品。”

    沐霖闻言心中不由得感到好笑,还真是凑巧,自己想买的马,是李晨定下的,如果是别人沐霖今天就让了,但是李晨定下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沐霖拱了拱手,对着马倌说道:“李少爷和我乃莫逆之交,平生最照顾我了,这匹马卖给我李少爷不会怪罪的。”

    “爷,别打趣下的了,这我哪能给你啊。”

    “是真的,李少爷亲口说的”

    沐霖一脸认真的看着马倌。

    马倌满脸苦笑,他哪能信这个,这要是假的,李少爷真的怪罪下来,马倌也就不用在浚县混了,自然不敢答应下来。

    沐霖看马倌如此坚持,也只能作罢,众目睽睽之下抢又抢不的,看起来也只能找马行的老板,亮一亮腰牌了。

    沐霖开口问道:“你这的老板是谁,找他过来”

    马倌正好苦于没借口脱身,闻言对着沐霖一拜,转身朝老板位置走去。

    没过多久,一名长相富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走到沐霖身前满脸堆笑的说道:“这位少侠,事我听伙计说了,你看我也见你面生,那能直接就把这匹马卖给你啊,李少爷归罪下来,我可吃罪不起的,要不我给你弄匹更好的来。”

    中年人做为浚县最大马行的老板,靠的从来不是什么能说会道或者是其他手段,靠的就是自己这双能识人的眼睛,而眼前的男子在老板看来,有王侯之相,虽然在老板看来,浚县这等地方,随便一个人就有王侯之相有些太多夸张,可能是自己功夫还不到家,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沐霖见老板如此客气,有些意外,但是这匹白马,沐霖今天算是买定了。

    沐霖走到老板身前,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递给了他,说道:“老板,走南闯北,应该听过玉佩上的家族吧,这件事你放心,李晨绝对怪罪不到你的身上,这匹马我是在心仪,你看?”

    马行老板,看了又看玉佩上面的所雕刻的字,突然脸色一正,恭敬的把玉佩还给了沐霖,冲着远处的马倌们喊道:“老黄,把白雪牵出来,马具都给我弄齐全了,快点。”

    远处的一名马倌,听到老板的意思,赶忙安排自己的徒弟去取马具,自己则去牵白雪去了。

    不到半个时辰,名叫白雪的骏马就被,牵到了沐霖面前,沐霖好奇的摸了摸白雪的毛发,发现异常的柔软,而马行老板发现,平日里性子极为烈的白雪,在沐霖的抚摸下,安静的像个小母马。

    沐霖翻身上马准备出发赶回武当山,沐霖坐在马上,双腿一夹,白雪就飞奔而去。

    站在空地处马行老板,会想起刚才看到的玉佩,心中安定了下来,在他看来浚县李家,再去那个家族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想着想着,不由的轻笑出声,正准备转身离去,空中突然传来破空之声,老板本来就有武艺在身,单手探出,抓住了破空之物,定睛一看,不由得哑然失笑,既然是一定金子,老板看了看金子,摸了下自己的胡子,美滋滋的朝马行内走去。

  http://www.biqugua.com/109/109620/269804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