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渣攻们的报应 > 4 总裁的替身宝贝(4)

4 总裁的替身宝贝(4)

    黎安路一脸复杂的拿出了自己的钱包,也无怪他是这种反应,而是这件事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万个不敢相信!

    依照他的样貌身材家世能力,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不知道多少人捧着金银来他的面前,就为了和他能说得上一句话,眼前这个小兔子,看上去懦弱无害,竟然还干得出抢劫的事情。

    可真叫黎安路看走了眼。

    唐景夕单手接过黎安路的钱包,这是一个有暗扣的皮质钱包,照理来说平常人要打开的时候,必然需要用两只手。

    黎安路看着那双细长白嫩的手指握住了黑色泛着暗光的皮夹,手臂上的肌肉开始缓缓绷起。

    将尖锐的刀锋抵在他的腹部,唐景夕眨了眨眼睛,怯怯的道:“你不要乱动哦。”

    黎安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放心,刀都在你的手里,我怎么敢乱动?”

    唐景夕回以一个羞涩的笑容,然后在黎安路的注视下,细长的手指用一个诡异的角度打开了暗扣,抵在腹部的刀锋甚至都没有颤上一点。

    唐景夕半垂眼帘,看着皮夹里厚厚的一叠卡片,现金竟然才一千……

    靠,这肥羊肥的也太过分了吧?全是卡!

    唐景夕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将现金全都抽了出去,然后把皮夹在黎安路的身上擦拭了好几遍,确保自己的指纹不会再在上面。

    黎安路一脸无言的看着唐景夕的动作,挑了挑眉,声音低沉沙哑,“你不在拿点?”

    “这些就够了,谢谢黎先生这么大方,”唐景夕眨了眨眼睛,猫儿似的眼睛带着浓浓的歉意,好似他真的有这么愧疚一般,“嗯……接下来就委屈一下黎先生了。”

    黎安路闻言不由皱起眉,但是没还没有等他动手,唐景夕就将皮夹朝着他的眼睛扔来,下一秒从侧脖颈传来的剧痛瞬间占据了大脑。

    系统沉默的看着这一画面,机械音带着丝丝的警告:【你又动手了。】

    唐景夕将黎安路摆成一个醉酒睡着的姿势,耸耸肩道:“有没有关系,你当时说的是不要让主角发现我不是唐景夕,但是这个人可是只有一面之缘的路人甲,我也不算犯规啊。”

    嘴角带着天真灿烂的笑,唐景夕晃了晃手中的纸币,懒洋洋的道:“虽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但是我和这家伙恐怕再也见不到了,所以,你要计较吗?”

    系统陷入了一片沉默。

    唐景夕也不在意,削瘦的身影顺着死巷的墙几个跳跃就翻了过去,自然的,他也就没有看到,在他走后没多久,就有好些人找到了昏迷的黎安路,将他扶了出去。

    清醒之后的黎安路,看着自己光滑一片的钱夹,饶有兴趣的勾起了一个恶劣的笑容,喃喃的道:“唐景夕……”

    “啊啾——”刚办好入住手续的唐景夕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随即抬起头来晃了晃脑袋,用手指揉搓着发痒的鼻子,瓮声瓮气的道:“601是不是你在骂我?”

    无缘无故的背了一口锅,系统用颇为嫌弃的机械音说道:【宿主不要血口喷人,另外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唐景夕看着身边斑驳的家具,嗅着弥漫着潮湿和腐朽空气,他又打了一个喷嚏,揉着鼻子道:“总得麻痹一下司徒澈啊,我可是委委屈屈的跑出来,哪有钱去大酒店?这种苦兮兮的环境才符合唐景夕这个没钱的傻白甜会来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刚才要去借钱?】不知不觉,系统都开始使用了唐景夕的说辞。

    唐景夕数着眼前还剩下的五百块钱,这种不需要身份证的小黑旅馆价格也便宜,就一张床一个厕所,连个窗户都没有,要价也便宜的要死,五百块钱就包了十天,其中一百还是押金。

    眼中掠过一道冷光,唐景夕摩挲着下巴漫不经心,“得拿钱上网啊。”

    唐景夕的委托是报复司徒澈,对于这个报复就很有意思了。

    在唐景夕接手的记忆中,唐景夕一直都是一个胆小又懦弱的男人,因为家世背景和自身的原因,他特别的懦弱,之前拼着努力考上了心仪的美术大学,甚至有一个在传统美术的写实派赫赫有名的老师哈斯福德。

    怎么看都是要走上正轨的人生,但是确是因为一场意外而令唐景夕的人生路再一次呈现断崖式暴跌。

    就是当初司徒澈的一个小阴谋。

    司徒澈明面上是成功的实业家,可是暗地里却有一支专门走私贩卖名画和古董的暗线。

    当初唐景夕在老师的提携下,安排进了一个画展帮忙,却是在他值班的时候,一个不慎,将画展上最名贵的那副【黄昏之曙】弄脏了,因为当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弄脏了名画,唐景夕百口莫辩,司徒澈却是挺身而出,说他只是失误,愿意为他支付【黄昏之曙】所有的修复账单。

    整个画展都乱糟糟的,司徒澈给了巨额支票之后,一些画师专家更是火急火燎的要送名画回去,唐景夕也是三魂丢了七魄,他的老师一怒之下更是把唐景夕赶了出去,而随后传来的消息,让唐景夕陷入了绝望之地——【黄昏之曙】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毁于车祸。

    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唐景夕就因为这件事的牵连被退学,随后司徒澈理所应当的接收了那时候走投无路的唐景夕。

    想必唐景夕连死都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一直把司徒澈当成是这辈子的恩人,对他尽善尽美,可是却惨遭抛弃。这么一想,最佳的报复司徒澈的办法,就是把他盗窃走私名画的事情全都揭露出来。

    唐景夕玩味的摩挲着下巴,露出一个饶有兴趣的笑容。

    “601,你能帮我看看司徒澈现在在干嘛吗?”

    【在病房照顾郑如苼】系统淡淡的回复。

    “啧,这种渣男,相比到现在都懒得找我吧,”唐景夕耸耸肩,“也挺好,我们先去网吧,弄来一台电脑的再说,最好多包两夜,弄得憔悴一点才好啊。”

    【你要等司徒澈来找你?】系统的机械音有些古怪,【可是司徒澈对唐景夕一直以来都是——】

    【我知道,呼之则来挥之即去,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的呗,】唐景夕打开了房门,在一片昏暗的走廊中抬起眼帘,眼瞳好似星辰,【离家出走不愿归来的家养兔子,总是会让饲主感觉到权威被挑衅了的,他会来的。】

    【只不过会晚一些。】

  http://www.biqugua.com/28/28246/31213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