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渣攻们的报应 > 6 总裁的替身宝贝(6)

6 总裁的替身宝贝(6)

    被唐景夕暗骂了一路的司徒澈带着他回去公寓。

    一进门,司徒澈便开口道:“去洗干净。”

    “啊?”这个要求说的也太突然了,唐景夕的大脑一瞬间短路,只能呆滞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司徒澈。

    司徒澈凉凉的抬了抬眼皮,目光落在唐景夕的身上时,浓眉控制不住的微蹙,声音渐冷:“在那么脏的地方待过,好好的去洗干净。”

    唐景夕稍稍回了些神,一下子就看出深埋在司徒澈眼底的那一丝嫌弃。

    【……卧槽他是在嫌弃我吗?】唐景夕在脑海中咆哮着,【还洗干净?我洗他个大脑袋!】

    系统波澜不惊的回答:【根据资料,司徒澈有洁癖。】

    看着唐景夕没有第一时间进去浴室,司徒澈眉间的烦意越重,“还不快去,想要我通知人把你清理干净?”

    唐景夕的身体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他反应过来之后和系统继续咆哮:【为什么我的身体还会自己打颤?】

    【是委托人身体的潜意识反应。】系统一板一眼的说道:【你犹豫的时间够长了,目标人物不耐烦的情绪值上涨中。】

    【这男人简直了!】

    唐景夕缩了缩身体,才低低说道:“我知道了,这就去。”

    在系统充当GPS的指引下,唐景夕才没有干出走错房间的这种事,他甩下了身上的T恤,露出皮肉白嫩姣好上身,摇头嫌弃道:“事可真多,我这一身脏吗?我明明有在那个小旅馆换过啊!虽然那个地方看上去好像的确有点脏,不过一个大男人计较这个干嘛?”

    “身为一个男人,最重要就是要有不怕脏不怕累的精神!”唐景夕比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轻哼了一声,“司徒澈压根就是自己找事,娘们兮兮的。”

    系统对于宿主的不拘小节,决定还是闭上嘴巴。

    唐景夕也不在意,他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身后花洒中的热水不断落下,淡淡的烟气浮起,很快整个浴室就充满了氤氲的水蒸气。

    用了不到三分钟就洗了一个战斗澡,唐景夕扯下一块雪白柔软的大毛巾,将自己劈头盖脸的蒙了起来。

    鼻腔中呼出的热气充盈着这一小方空间,唐景夕大脑放空的看着将自己的视线遮住的毛巾。

    在这种距离之下,他清晰的能看清楚毛巾上的每一根丝线,还有上面附带的根根绒毛。

    【宿主?】见唐景夕一直没有反应,系统便缓缓开口,毕竟在新手任务中,他也得充当保姆的身份,时刻帮这些刚上手的宿主捋顺情绪。

    唐景夕含糊的应了一声,“嗯,没什么事,我在做自我劝导。”

    省得他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司徒澈这家伙又得去医院待着了。

    系统用干巴巴的机械音说道:【宿主可以把心中的烦恼告诉我,为宿主减轻压力,调整心情也是我的分内之事。】

    “得了,”唐景夕轻嗤一声,“快收起你这些不知道从哪本知音杂志里搜罗来的话,知心大姐姐的口气可不适合你。”

    听到了拒绝,系统立即从善如流的闭上嘴。

    唐景夕抓着柜子上干净的睡袍穿上,等着绑好腰带了,他才迷迷糊糊的感觉不对。

    “这衣服好像哪里有些不对?怎么这么大啊?”唐景夕瞧着镜中的自己,忍不住皱起眉。

    夏季的丝绸睡袍柔软的贴在肌肤上,领口的领子开的太下,唐景夕扣上了唯一的一颗扣子之后,就松松垮垮的露出了起码三分之二多的胸膛。

    下摆比较长,都到了唐景夕的膝盖之下,深蓝色的丝绸映衬着修长的小腿,更显得莹白的厉害。

    司徒澈的冷声传来:“你还要磨蹭多久?”

    唐景夕翻了一个白眼不说话,再往柜子上看了一眼,也没有别的睡袍了,特别是他刚才进来的急,什么衣服也没拿。

    不贴身就不贴身吧,不就是大一点吗?都是男人怕什么!唐景夕嘀咕了一句。

    不等司徒澈再借此说话,唐景夕握着门把手快速的打开。

    司徒澈的双手还握在把手上,被唐景夕的动作弄得猝不及防的往后退了一步。

    下一刻,他犹带几分薄怒的眼神落在唐景夕身上,又快速的暗下。

    唐景夕没发现,他正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发痒的手,低头解释道:“我多洗了一会儿。”

    “嗯,”司徒澈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腕,削瘦的腕骨比女人的手腕要硬朗一些,但是与司徒澈的对比起来,却又显得细的厉害。

    唐景夕跟在司徒澈的身后,也不知道对方要带着他去哪里。

    司徒澈在客厅停下来,两个人站在沙发的边上,他另一只手隔着柔软光滑的丝绸搭上了唐景夕的腰,原本冰冷的声音越发的低沉而意味深长:“洗干净了?”

    唐景夕的身躯控制不住的一颤,他抬头看着司徒澈,有些僵硬的点点头,“嗯……”

    【系统!601!我怎么感觉这个氛围有些不对啊?!】唐景夕呼唤着脑中的系统。

    【冷静。】

    【冷静个屁!这男人的眼神很危险啊!你眼睛看不到吗?】

    【我没有眼睛。】系统冷漠的回答。

    【我——哔——哔哔哔——】唐景夕愤怒的发出一连串的消音字。

    然后下一秒他就感受到了来自于系统的惩罚。

    腰眼的位置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好似被扎了一下,宛如电流窜动的麻痹感贯穿他的四肢百骸和后方的脊椎,带来的一连串反应让唐景夕猝不及防的软了腿脚,整个人呈现一幅投怀入抱的教科书姿态软软的扑向了司徒澈的胸膛。

    “这么乖巧?”司徒澈清冷的带着捉摸不透的声音从头顶低沉传来。

    唐景夕整个人都呆住了,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摇摆道:“不、我不是,我没有……”

    别胡说八道啊!

    司徒澈自然不信,他只当唐景夕这是害羞了,他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唐景夕擅自跑出去四天,这几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看到眼前人,就想要在对方的身上好好的泄一泄这股内火。

    手掌顺着松垮的腰带探了进去,掌下的肌肤顿时收紧,司徒澈心中带着几分嗤笑,又看着唐景夕垂着脑袋,身体控制不住轻颤的模样,颇为玩味的想着,都被他睡了这么长时间,这只兔子还是这么的生涩。

    皮肉细嫩,触及生温,因为紧张绷起的腰肢劲瘦光滑,便是司徒澈都不得不承认,这两年唐景夕的身子在他的驯养下,越发的和他的口味。

    唐景夕整个人的肌肉都崩了起来,司徒澈那双手已经开始摸到了他后腰的腰眼。

    司徒澈哑声道:“这次回来倒是懂事了很多,居然……穿着我的衣服。”

    眼前人的皮肤白的厉害,从深蓝色的丝绸下露出的皮肤就像是带着一层莹润的暗光,司徒澈比他高了大概半个头,身材又健硕很多,他的睡袍穿在唐景夕的身上,整整大了一个码,领口更是大的厉害,从司徒澈的角度看去,隐隐的能看到白皙的胸膛上,若隐若现的两簇樱红。

    掌中的人不说话,只是颤抖的更加厉害,司徒澈瞧着他都握紧了拳头,便以为他是羞耻的厉害,轻嗤了一声,不依不饶的用另一只手抽开了他腰间系着的丝绸带子,附在他耳边低语道:“还会勾引人了?”

    【勾引他个大脑袋!】唐景夕在脑中喊道:【601你还出不出来了?我现在就想打死他!快告诉我现在怎么办?这男人我完全没有要和他睡觉的冲动啊!】

  http://www.biqugua.com/28/28246/3121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