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渣攻们的报应 > 11 总裁的替身宝贝(11)

11 总裁的替身宝贝(11)

    第二天的傍晚,司徒澈果真是提前到家,他挑眉看的面前的唐景夕,目光略暗。

    唐景夕用忐忑的眼神看了他一样,微微的低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似乎是带着一些羞涩,“宋先生送来的衣服,还正好。”

    宋先生是司徒澈的贴身秘书,司徒澈看着面前穿着一身修身西服的唐景夕,喉间微微有些发痒。

    青年一身柔嫩雪白的皮肉被西服遮的极为严实,最上面的一粒扣子扣在了他的喉结之下,束的他脖颈极为的修长,皎洁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件掐腰的玄色的外套,暗金色的暗纹龙游凤舞,腰肢劲瘦柔韧,利落的西裤衬得他一双长腿修长,司徒澈不由的回想起这双腿缠在自己腰上时候的画面。

    司徒澈对着唐景夕缓缓的伸出手,“走吧。”

    一路安静的来到一栋别墅外,唐景夕往窗外一瞧,真是能看出来这是一个私人宴会,外面豪车相互映衬熠熠生辉,简直就像是个限量名车展览会一般,看的唐景夕不由的手痒,险些对着外面一排十个他加起来都不够一个车前盖的豪车开始流口水。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真挚,司徒澈也注意到唐景夕炯炯的视线,“喜欢?”

    唐景夕险些被吓了个心脏病突发,他猛地呛到嗓子眼,喉间的发痒令他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咳咳——不、不是咳咳——”

    司徒澈淡漠的瞧着唐景夕咳完,一双像是猫一般的眼睛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带着水汽,眼眶酡红,脸上也带着潮红。

    秀色可餐。

    司徒澈在心中平淡的评价。

    唐景夕咳真是怕了司徒澈这突然一句话了,他努力的平复呼吸,还记得自己是一个超脱世俗喜欢绘画的艺术画家的人设,矜持的摇摇头,“我对车没什么感觉,就是看看。”

    手臂微颤的搭在司徒澈的臂弯上,唐景夕走在这坚硬道路上,没话找话的问道:“今天是你哪一位朋友的晚宴?”

    可别说是郑如苼的!

    “曾经一个学校的校友。”不知道是不是唐景夕的错觉,提到这个宴会的主人时,司徒澈的声音透着凉飕飕的冷气。

    唐景夕闭嘴不言,但是他心中还是挥之不去的不安。

    【系统啊,我的六六,我总觉我的这颗心怎么就跳的这么快呢?】唐景夕转头就去骚扰他家系统。

    系统冷淡回答:【或许是心律不齐,我这里有药,只要200积分。】

    妈的奸商。

    唐景夕深刻的感觉到来找系统聊天的他就是个智障!

    随后他的一抬头,顿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双眼盯着眼前笑意融融出现的人,霎时间险些没绷住脸上的表情,好悬没蹦出一句卧槽。

    “这不是司徒学长吗?好久不见近来可好?你身边的这位先生倒是俊秀过人,和我介绍一下?”黎安路一张俊美道极致的面孔带着和善的微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唐景夕。

    【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系统冷冷的嘲讽声。

    【我的娘诶!!卧槽哦!】唐景夕满脑子都是这个弹幕刷屏。

    司徒澈冷漠道:“唐景夕,黎安路。”

    “唐景夕,”黎安路玩味的念叨了一遍,笑道:“这名字真是耳熟,我之前认识一个人,名字叫做唐景,不知道和这位唐景夕先生认不认识。”

    唐景夕一张脸都快笑僵硬了,他心中望天流泪的念叨着自己之前“借钱”时候的马甲,然后轻声道:“黎先生说笑了,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会都认识?”

    “这样吗?我瞧着唐先生面善,还以为你们有什么关系呢?”黎安路笑的越发的灿烂。

    而唐景夕的后背都快要冒出冷汗了,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连连道:“不能不能。”

    他心虚的转过目光,就看到司徒澈有些森冷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在黎安路走后,覆在他耳畔边低语,“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唐景夕脑子刷的空白,随即用自己最平静的态度,和最冷静的脸色说道:“阿澈你在说什么啊?我和黎先生第一次见面,我怎么会认识他?”

    司徒澈冰冷的目光落在唐景夕那一双水光闪动的眼睛里,好半晌了才冷然道:“没有认识,就最好了。”

    别让我发现你,和黎安路有联系。

    唐景夕从他的眼中读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努力放松僵硬的身体走在司徒澈身边,脑中痛哭流涕的和系统喊道:【六六!这可怎么办啊?!有没有那种让人一次就选择性失忆的药,快给我来两颗!】

    【给你一斤都怕是不够!】系统的电子音中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宿主你现在的反应能力也太低弱了!你还需要训练!】

    【弱个蛋哦,谁知道黎安路会这么出现?我好悬没被他吓死!】

    【还不是你招惹的人家。】系统凉飕飕的捅完刀,留下一句话就隐身:【维护时间到了,宿主你自己保重。】

    【……】

    保你个大脑袋!你这个没有一点用,碰到事情就当缩头乌龟的辣鸡!

    唐景夕和司徒澈都没有走两步,就又遇到了一个熟人,不过这次的熟人是司徒澈的。

    郑如苼在看到唐景夕手挽着司徒澈的动作后,脸庞险些扭曲了一下,不过他到底是定力好,冷静的稳住了自己,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上前,温和一笑道:“澈哥哥,原来你是和唐先生一起来的啊,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唐景夕将对方丝毫没有今天相遇的火气,回以了一个羞涩的笑容,弄不死你也得恶心死你啊。

    果然如唐景夕所料,看着郑如苼一瞬间都快要冒火的目光,他的心里啊——痛快的不行。

    司徒澈对于这种自己的白月光和包养的小兔子三人相遇的修罗场好似十分的淡然,他看着郑如苼的目光中带着些温柔,“你和谁过来的?”

    “我和父亲来的,刚才父亲还和我说到澈哥哥呢,正巧孙伯父也在,澈哥哥和我过去问个好?”郑如苼温柔的看着司徒澈,声音缓缓的提议。

    但是他说话,好像是才反应过来有一个唐景夕一样,为难的看着对方,“唐先生也在……要不澈哥哥晚一些去?”

    司徒澈直接的松开了唐景夕挽着的双手,走向郑如苼,半侧过身看着他,“不必,让他去旁边坐一会儿,我和你先走。”

    郑如苼对着唐景夕不好意思的笑笑,但是眼中却带着深深的挑衅,亲密的和司徒澈站在一起。

    唐景夕眼中一闪而过一丝难堪和怯懦,眼中带着水光看向司徒澈。

    莫名的,司徒澈在潜意识中别开了快要和唐景夕对视上的双眼,一瞬间他用眼尾的余光捕捉到唐景夕低垂的脑袋,心中掠过更深的烦躁,他直接道:“你去旁边坐着,我没回来你哪里都不许去。”

    他说的甚是自然,好似压根就没有感觉自己说出这样一句带着禁锢意味的话有什么不对。

    唐景夕是他的人,自然就得听他的话。

    司徒澈头也不回的离去,在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前,唐景夕一直都是有些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他们,脸上甚至还有些落寞,郑如苼有些痛快的转过头,将他抛之脑后。

    随后唐景夕转身就窜入人群,就像是鱼入大海好不自在。

    这一场宴会虽然是私人的,但是到了黎安路和司徒澈这两个人的层面,便是宴会又哪里会少的了人?

    唐景夕看郑如苼的架势就能明白,这个晚上司徒澈可别想能回来,他还不自己享受享受。

    当然,毕竟他可是司徒澈带来的人,唐景夕也不能暴露自己有多快活,手中自己的拿了一个小瓷盘,夹了一些甜点就悄默默的窜到阳台上,将厚厚的帘子拉上,唐景夕反手从自己的西装里拿出一瓶红酒,手指灵巧的用开酒器开盖。

    “这种日子倒是爽嘛。”唐景夕心满意足的抿着杯中的酒液,然后弹了一个开心果仁在上头。

    只见这开心果高高弹起,他张着嘴昂头想接,可视线里猛地多出来一只手,凭空抓住了弹起的开心果,一个脑袋在他头顶,笑意融融的问道:“唐先生好生潇洒,请问我的一千块钱什么时候能还我?”

  http://www.biqugua.com/28/28246/31213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