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渣攻们的报应 > 20 总裁的替身宝贝(20)

20 总裁的替身宝贝(20)

    郑如苼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显然他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看着司徒澈,满脸煞白,嘴唇颤抖,无力的说着苍白的辩解:“不、哥哥你听我说。”

    司徒澈握住了郑如苼的手腕,那么的纤细,仿佛一折就会断,他一点一点的用力,就像是扯下了什么垃圾一样的将他握在领带上的手掌慢慢的扯落。

    郑如苼的手从顶端一点点扯下来,徒然的握住了司徒澈的领带的尾部,眼中全是泪水,凄凄的用沙哑的声音喊道:“哥哥……”

    “闭嘴。”司徒澈声音冰冷如霜,他甩开了郑如苼的手,对方顺势扑在了一旁的书桌上,他满眼冰冷的看着他,缓缓的笑了一下,“很好,整整八年的时间,郑如苼你真是太厉害了。”

    他又连说了两遍很好,令郑如苼无端的打起颤来,他情不自禁的握起了手,却感觉到手心中有什么异物。

    郑如苼摊开一看,瞠目结舌。

    “哥哥,”郑如苼惊恐的抬起头,对上司徒澈那冰冷的目光时,郑如苼心惊肉跳,但是还是努力的举着手说:“这是监听器,我从你领带上拿下来的,是唐景夕!”

    司徒澈冷眼望去,伸手接过了那一小点暗色的宛如纸片的小玩意,脑中不断的浮现早上唐景夕,低垂着眉眼,轻缓的帮他打着领结的画面。

    温润乖巧。

    司徒澈猛地捏紧了手心中的监听器,脆弱的小玩意发出了碎裂前的哀鸣。

    他满脸的阴鸷,俊美至极的脸上勾起了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他点了点头,“唐景夕……唐景夕!”

    郑如苼纵然知道现在说话的时机并不是很好,但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想要先把司徒澈的怒火转移到唐景夕的身上,他忍不住道:“我、我派人跟着他了,现在应该抓住了才对。”

    司徒澈转过头,浑身带着冷意的垂眸望着桌子上已经凉掉了的饭菜。

    他走了两步到藏真正账本的地方,熟练的敲开一看,里面的盒子还好好的放着,郑如苼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没有发现这个。”

    司徒澈却是凉凉的笑了,他手指拿起盒子随意的扔到郑如苼面前,“怎么可能会没拿?唐景夕筹谋这么久,我倒是可以夸一夸他的演技。”

    郑如苼捧着空荡荡的盒子面色煞白,此时甚至都没有精神再去和司徒澈争辩刚才的失言,满脑子都是完了!

    手机又剧烈的震动起来,郑如苼哆哆嗦嗦的接通之后,破音的问道:“人在哪?!”

    “就在我们身边,但是先生,刚才他扔出去一个东西,被人捡走了,我们现在派人去追,还没追到。”

    郑如苼年一秒钟的思考都没有,便知道唐景夕扔掉的是什么,他尖着嗓子喊道:“给我追!无论如何都得把东西拿回来!”

    “是!那唐景夕呢?”

    “给我杀了他!”郑如苼愤怒咆哮,尾音甚至因为太过激烈的情绪而直接破开。

    “啪——”

    郑如苼的脸被狠狠的打到了一边,仿佛谁在他的身上按了一个休止键,他整个人都发傻的捂住发红的侧脸,呆滞的抬头看着司徒澈。

    却看到司徒澈眼眸毫无波澜的瞥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指从他的手中接过手机,边镇定的转身,边说道:“就算是一根手指都不能动他,把唐景夕带回我的公寓,我现在要见他。”

    电话那边的手下诚惶诚恐的答应了,司徒澈将手机直接掷到了墙角,巨大的力道下,手机先是被摔在了墙上,又弹到了地上,脆弱的屏幕先是蛛网般的裂开,旁边的地方甚至有一些碎片被摔了出来,微弱的碎片因为力道划过了郑如苼的眼前。

    他却好像是整个视网膜都被划伤了一样,猛地闭上了眼睛,再张开的时候又是一副极为惶恐的看着司徒澈,暗哑颤抖的喊道:“哥,我和你一起去!”

    司徒澈却是看都不看他,脚步甚至没有任何的停顿,他冷冷的道:“滚远点。”

    话中带着浓浓的厌恶。

    郑如苼双腿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发直的目光看着司徒澈毫不停留的离去。

    司徒澈……厌恶自己?

    公寓——

    司徒澈一路风驰电擎赶到公寓,他拿着钥匙开门的手都沉稳的可怕,他此时也在心中有些可笑的想着,账本若真是落到了黎安路的手上,那么等待着他的就会是灭顶之灾,他竟然到了这时候,还想着要回来见唐景夕。

    纵然心里知道他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不搭理这个背叛了自己的青年,然后抓紧一切时间离开Z国。

    但是司徒澈就是不甘心!

    郑如苼知道他的心意,又装傻充愣了这么多年的消息又让司徒澈愤怒而震惊,可是和唐景夕做出的事情相比,也紧紧是愤怒而已。

    唐景夕!

    司徒澈泰然自若的走进公寓,转身就将门重重的关上,发出的巨响几乎响彻整个公寓!

    他冷眼望去,却发现那个表面温顺的青年,坐在正对着大门的餐桌边上,面前放着一小碗,他白皙细长的手捏着白瓷勺子,舀起落下。

    唐景夕在看到司徒澈回来,缓缓的抬起眼帘,他显得非常镇定,甚至还露出温柔的笑容:“你回来了?”

    司徒澈望着这么镇定的唐景夕,一股愤怒的火冲到了心头,燃烧了他所有的理智,他甚至维持不住半点淡漠的风度,直接挥手将唐景夕手中的碗挥了出去!

    瓷碗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碗中的绿豆汤洒了一地,清甜的滋味在这一瞬间溢满整个空间。

    唐景夕看着地上煮的烂糯的绿豆,嘟囔着道:“真可惜。”

    司徒澈看着他没有半点慌张的模样,这幅平静的模样刺痛了司徒澈目前绷紧而脆弱的临界点,他直接用手扼住了唐景夕的喉咙,巨大的力道迫使唐景夕努力的往后仰了脖颈,后脑抵在椅子靠背的顶部,才能勉强的喘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司徒澈赤红着眼,一字一顿的问道。

    唐景夕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他没有哀求司徒澈放开他,而是勾起了一个轻笑,嘲讽而挑衅,“你问我?”

    这个青年好似在这一刻狠狠的撕开了他窝囊而温顺的表面,对着司徒澈嘶哑的喊着:“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司徒澈你做过什么?你对得起我什么!?”

    司徒澈额角的青筋都绷了起来,他扼着唐景夕喉咙的手忍无可忍的加重了力道。

    手下的青年被他掐的双目控制不住的瞪大,脸上挑衅的笑越越来越大。

    终于在唐景夕开始翻起了白眼的时候,司徒澈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他猛地松开手,动作极端的敏捷而快速,就像是甩开了烫手的东西一般。

    “咳咳咳——”唐景夕深深的吸了一口甜美的空气,胀起的肺部缓过些许之后,带来就是汹涌激烈的咳嗽。

    司徒澈将刚才险些掐死唐景夕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身后,指尖剧烈的颤抖着,他目光颤动的看着满脸涨红的唐景夕,冷冷的道:“别再说这种话,惹我生气。”

    “呵……”唐景夕沙哑的笑了,他眼中带着生理性的泪水,枫糖色的眼眸化为了焰色,“惹你?司徒澈……你除了打我,要掐死我以外,你还会做什么?”

    司徒澈伸出另一只手掐着他细瘦的厉害的下巴,牙根发紧,双目赤红带着光,对唐景夕的问话避而不谈,他一字一顿的问道:“为什么背叛我?”

    “背叛?”唐景夕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笑话,他哈哈的笑了起来,水光涟涟的说着:“我背叛你?司徒澈你在说什么傻话?这怎么能是背叛?我只是在找我自己的青白!我们两个,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啊?黄昏之曙的事情你真的忘了?我是因为谁而被赶出了画室!赶出了学校?!”

    司徒澈一时失声,好半晌了他才沙哑着道:“要是因为这个,我随时可以让你回去学校。”

    “不需要。”唐景夕可笑的看着他,“司徒澈,你这算什么?补偿还是嫖资?”

    刺耳而犀利的字眼冲击着司徒澈的耳膜,他忍无可忍的喊道:“别故意用这种话惹我生气!”

    “听不得实话吗?”唐景夕笑出声来,清秀的脸上带着毫无遮掩的挑衅,“你是因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毁了我的一切,你很有快感吗?”

    “我没想要毁了你!”司徒澈苍白的说着辩驳的话,可是他心中也知道自己的话语是多么的无力,他想不想有能怎么样?唐景夕的人生还是毁在了他的手中。

    更何况他当年。真的没有动过要毁了他的心思吗?

    他低下头,看着唐景夕那熠熠生辉的眼睛,眼中不见任何一丝的爱意。

    那双带着羞怯而甜蜜的眼眸,好像已经彻底的消失了一样。

    耳膜好似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司徒澈哑声道:“这一次我不计较,只要你乖乖的——”

    “我不要。”唐景夕认真的,一字一顿的决绝,“乖乖的这种话还是别和我说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只要证明我自己的青白,当年的黄昏之曙是你弄坏的,是你掉包了它,和我没有什么关系!黎安路会帮我的。”

    这个名字措手不及的听到,司徒澈咬牙道:“果然是黎安路,你和他搅和在一起,唐景夕你信不信我!”

    “司徒先生,你要怎么样都随便你,要杀要剐,我都不会逃!”唐景夕快意的笑了,“但是你是不是很惊喜啊,我送给你的这一份大礼。”

    司徒澈的眼眸更加的红起来。

    “要杀了我吗?”唐景夕轻声的问着,“忤逆你的人,你不是一向来睚眦必报吗?”

    “你在找死?”

    “我回来这里,就没想过能活着出去!”唐景夕抬着下巴,精致的面孔上全是释然,“你可以动手了,反正对我来说也是解脱。”

    “解脱?”司徒澈阴鸷的笑了,他摩挲着唐景夕的下巴,冷笑道:“你以为,你能逃脱的了我?”

    唐景夕错愕的瞪大眼睛,又听着司徒澈冷冷的道:“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开!”

    “你还要怎么样?我这个替身当了这些年了还不够吗?司徒澈你要多少替身多得是,而且郑如苼不也是在你身边吗?!你喜欢他,你就告诉他去啊!何必来折腾我?!”唐景夕疯狂的挣扎起来,满眼绝望:“我宁可你杀了我!”

    “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司徒澈嘶哑的说,他看着极力挣扎的唐景夕,听着他宁愿去死的话,心如刀割,舌尖都能感觉到一股腥气,“你这辈子只能和我在一起!我要谁,我爱谁,那都是我决定的事!”

    “那你就放过我!和你爱的人过去啊!我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唐景夕流着泪,破音的喊着。

    司徒澈压制着不断挣扎的唐景夕,那一句不想简直将他所有的理智尽数毁灭,他扼着唐景夕的肩膀,宽阔的身影几乎将对方整个笼罩住,他眼眸赤红,血丝遍布眼白,这一瞬间,司徒澈也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纵然唐景夕背叛了自己,但是他还是无法对这个人放手!

    只要一想到这个人会离开自己,会和别的人在一起,司徒澈心中就铺天盖地的涌上来无尽的恐慌和愤怒,将人压在椅子上,他嘶哑的喊:“我现在就是要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唐景夕我他妈的爱上你了!这个理由可以吗?!”

    【喜爱值加五!目前积分100,恭喜宿主!】

  http://www.biqugua.com/28/28246/3121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