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火丹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死路求生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死路求生

    别人不知道,拥有幻镜云图的宋立却能够看得清楚,神皇造出来的这个乾元五方机关阵中,所有的机关都是移动的,经过一番观察,宋立虽然能够确定,在这个机关中,的确有一条出路,但是这条出路,只有在特定的时间内才会随着机关的不断移动而出现。

    他之所以移动到了这里,并且将其它人也都吸引到了这里,并非这里是出路,而是这里是在出路随着脚下隐藏的机关不断移动,重新组合出来之前,只有这里是安全的。

    “好了,夙离,想必你肯定是有办法出去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淡定……”玉笙苦笑一声,旋即继续问道:“说说你的条件吧。”

    玉笙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夙离根本不似刚刚表现的那般憨厚,没准在危急时刻将神皇玄金甲穿在身上,也是他事先想好的,旋即表现出不知道穿上就拿不下来的样子,让所有人根本就无法说出什么,反而还要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战戈无意间倒是成为了这家伙将神皇玄金甲据为己有的棋子,仔细想想,这这家伙连自己也都给骗了。

    现在这幅纨绔的模样,才应该是他的本来面目吧。

    不过虽然看出了这些,但是玉笙并不计较,在他看来,作为神族公主殿下的护卫,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不油头滑脑的如何能够保护好公主呢。

    此前那个憨厚模样的夙离,玉笙虽然称不上讨厌,但是却也称不上喜欢,只是觉得中规中矩而已。

    而现在这一幅看上去有些赖皮样子的夙离,玉笙才觉得这家伙有那么点意思。

    眼下,所有人都指着他带着走出这个机关阵的,他成为了所有人的救命之人,别看偶尔几名神族强者,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其中他们也应该知道,这个夙离应该是知道如此才能出去的,别的不说,就刚刚一路过来,所有人在他的指导下都没有碰触任何的机关,就足可以证明这一点。

    所以,此时玉笙问夙离,是不是有什么条件,所有人都开始竖起了耳朵,等待着夙离的答案。

    “玉笙前辈这么问,不是为难晚辈么……”宋立轻笑道,还没等别人说什么,他又马上接道:“晚辈倒是有个办法。”

    所有人心下长吁一口气,不禁冷笑,这个夙离果然是要趁人之危,提出什么条件啊,倒是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

    “诸位不知,神皇陛下创造的此阵,几乎已经将机关阵的破解难度上升到了几点,的确,我倒是可以探查到机关都在什么地方,也可以带着大家轻松的避过机关,即使所有的机关都是在不断的移动当中,做到这一点也是不难。”宋立说道。

    众人听罢,心说这用得着你这个小子废话,大家之所以惧怕这个机关阵不就是因为真气和精神力的探查无法施展么,你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探查到周围的机关,那避过机关当然不难了。

    “你想说什么尽快说,别卖关子。”一名神族强者没好气的说道,心中暗想,若不是眼下有求这个夙离,就他这个态度,早就将其一掌毙掉了,有点用处就想要借机狮子大张口,提出条件么?简直可笑的很。

    “这里的机关是移动的,平时的时候是没有一条安全之路的,即便我们飞掠,也会触动机关上面的气息,该出现的攻击依旧会出现。随着机关的移动,确实有那么短暂的一刻,没有机关的区域会短暂的形成一条路。

    可是是神皇陛下就是不想给陷入此阵中的人半分生机吧,在所有安全区域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恰好有实质的元素之力出现,彻底的堵死这一条路,我不知道神皇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却是实情。”

    宋立环顾四周说道,表情依旧轻松的很。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乾元五方机关阵,已经超脱了机关阵的概念,可以说是没有一条生路?”玉笙问道,脸色十分的凝重。

    一般来说,机关阵皆是有一条生路的,因为所有布置机关阵之人都要防范自己被困在自己布下的机关之中,留下一条路,即便自己不小心进入了自己布下的机关阵中,只要记得破解之法,就完全可以走出去,没有什么危险。

    “不明白么?我这么说吧,这条安全之路上的元素力量,同正常触动机关后轰出来的元素力量弱太多,可是即便再弱,它也是元素之力,想要出去,只能死路求生,不过有一条死路也总是要比无路可走强得多。”宋立轻笑道。

    宋立这么一说,包括玉笙在内所有人都明白了,神皇陛下留下一条可以破解掉机关阵的道路,的确是考虑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以免自己陷入这个阵法之中,而这条路组合后,触发出来的挡在道路上的元素之力,是不会威胁到神皇自身的。

    神皇是什么人,那是原来星云大陆上的第一强者,宋立口中力量较弱的元素之力威胁不到他自身,可是足以挡住其他人。

    “你的意思是神皇陛下同其他机关阵布置者一样,以防万一给自己留下了一条安全没有任何机关的道路,但是这条路对他安全,对于我们依旧十分的危险,我们无法通过?”一名神族之人问道。

    “差不多吧。”宋立撇撇嘴道,旋即转念又道:“其实也不完全是,虽然有点危险,但是经过我的观察,当安全之路短暂组合在一起,触发出来的元素之力,我夙离倒是可以将其破掉。”

    “什么,你说你能够破掉那元素之力,你怎么做到?”

    “开什么玩笑,元素之力那可是渡劫期强者才拥有的力量,你如何能破,就连玉笙长老都不敢这么说。”

    “大言不惭,你我的修为差不了多少,若是你可以破掉元素之力,那么我也可以破掉呢。”

    众人议论纷纷,大多觉得这个夙离是在说大话,虽然他们并没有见到,宋立口中的威力较小的元素之力究竟小到什么程度,但是他们相信,无论威力再小的元素之力,也不是这个修为只有大乘期八层的夙离可以做到的。

    “嘿嘿,不信么?相信我,虽然我可以破掉,但是玉笙长老应该破不掉?还有你,你说我可以破掉,你同我修为差不多你也可以破掉,那好,你就见识一下吧。”宋立嗤笑,旋即继续道:“没有任何机关的道路马上又是一轮重新组合,你们注意观察一下,我身前大概十丈距离的地方的一会隐现的那一股力量,你如何能破。”

    刚刚说自己同宋立修为差不多的人,听罢不禁一怔,心道,自己刚刚只是打个比方,意在说这个夙离根本不可能破掉元素之力,怎么这个夙离转移了重点,好像自己说过可以破掉元素之力似的。

    宋立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只见前方十丈距离处,突然隐现出一道肉眼不辨的力量,那力量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可是仔细观察能够发现,所蕴含的威势极为的磅礴,虽然与场中环绕的其它地方的元素之力无法相比,但是一旦靠的太近,这一股力量足以将在场之中的任何一人搅的粉碎,即便是玉笙也无法抗衡的了。

    正因为这一处机关阵中,蕴含着太多极为庞大的元素之力,所以在这一股相比之下威势较小元素之力前几次出现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

    “即便相比大阵中其他地方的元素之力相比较弱,但这样的力量也并非本座可以抗衡的了的。”玉笙见状赶忙摇头,漏出了一脸的苦涩,他现在更加的好奇,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个夙离凭什么说他可以将这一股力量破去。

    他是渡劫期强者,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一股元素之力虽然小,但是也是相对而言,没有渡劫期五层的修为,很难抗衡得了如此强大的力量。

    “呃,如此巨大的力量嘛!”

    “如果真的只有这一条路能够出去,那咱们岂不是都要被困死在这里?”

    “真的要困死在这里了么?”

    “可恶,战戈实在是可恶,他同夙离与苍麓书院的恩怨为何要扯上我们啊。”

    当亲眼见识到宋立所说的那一股挡在唯一一条没有机关的安全道路上的元素之力后,众人皆是垂头丧气,至于刚刚宋立说的那一句他可以破掉那一股力量,根本没有在意。

    简直是可笑,如此磅礴的元素之力,区区大乘期八层就想破掉?无异于痴人说梦。

    “喂喂喂,你们听见没有,我说我可以帮大家破掉挡路的元素之力的……”宋立无可奈何道。

    “哼……”

    “可笑……”

    “你当真可以破掉那一股元素之力么?”玉笙倒是不死其它人那般倾颓,毕竟是渡劫期强者,遇事不失冷静。

    “嘿嘿,当然,不过我说过了,这十分的危险,还有能丧命的,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自然是有条件的。”宋立笑道。

    玉笙多少有些惊讶,这个夙离现在还能如此风轻云淡,不似在场大多数大乘期之人那般丧气,但是这一份淡定就值得敬佩,更重要的是,这个夙离说的时候尽管脸上带着笑意,也不是很正式,但是他从夙离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一丝自信。

    面对如此强大的元素之力,也有着如此自信嘛,玉笙觉得这家伙应该并非是夙眉的护卫那般的简单,且不说是修为,单是这份坚定和自信,就不似普通之人所拥有的

    

  http://www.biqugua.com/56/56699/7947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