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火丹王 >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行省将军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行省将军

    宋立能够想象的到,如今魔族统辖这么一大片区域,虽然已经将各个大陆拼接在一起,可是统治起来,也是十分艰难。

    人类,兽类,幻羽一族,这么多种族,根本不会乖乖的被魔族奴役,定然会有人起来反抗的。

    所以叛贼的事情,并没有让宋立觉得意外,反倒是让宋立感觉到了一丝兴奋。

    一开始,宋立觉得自己来魔族就是孤军奋战。

    可是现在,宋立却觉得,如果经营好了,自己也未必是孤军奋战。

    当然,这还是后话,现在最为主要的是要赶快融入魔族的生活,将自己当做是魔族的一份子,那时候自己才不会被人戳穿。

    “若只是反贼,也就罢了,反正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最可怕的是,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某个小寨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消失,尸骨无存,无人知道人都去哪里,弄得人心惶惶!”老寨主蓝河念叨着,脸上露出的均是愁绪。

    宋立微微的皱眉,也也得他所言的后边的那件事诡异的很。不过这事同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哦!倒是忘记了,前辈身上有伤,需要多加休息,我这就带前辈去住所!”蓝河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同宋立念叨这些恼人的事情着实有点不礼貌,便赶忙收口。

    宋立与关凌随着蓝河来到一间木屋的跟前,虽然说看上去并不奢华,可是仍旧能够看的出来,这座木屋应该是寨子当中不交宽敞的了。

    也足见,蓝河对宋立的重视。

    想想也是,修为实力在魔族也同样代表着地位。宋立在他们眼中是一位能够幻化为人形的强者,如此强者驾临他们这里,就好似星云界上一位皇子驾临一个普通百姓家里一般,招待的哪里敢有半点的不周。

    然而宋立与关凌懵了,这尼玛就一间屋子,怎么住?

    宋立还算好,能够强壮淡定,可是关凌心中已经开始咒骂了,目光转向宋立,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谁要和你一个房间。

    “这……”

    宋立是什么人,若是关凌不用眼睛瞪他,他肯定会为关凌再要一个房间的,虽然说可能会引起蓝河的一些疑问,既然关凌是你的的奴隶,那一个房间有什么问题。可是宋立仍旧可以用精心调养伤势搪塞过去。

    可关凌一脸怨妇状的瞪他一眼后,宋立决定不开这口了,乖乖的,你这丫头爱死不死,关我宋立什么事,反正吃亏的也不是我。

    至于其他的龌龊心思,宋立倒是没有,只是想看着关凌吃瘪。

    “那就多谢!”宋立拱手道,说着二话不说转头朝着木屋走去。

    关凌心中将宋立骂了一万遍,这家伙,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可是宋立已经走了,她留在这里也没用。她现在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奴仆身份,怎么可能自己开口管蓝河再要一间屋子,道理上说不通嘛。

    进入屋内,将房间的门关上,关凌隐藏起来的怨妇状一下子涌上的表面,不过她也没有忘记,在说话之前散出真气,在房间周围布置出禁制,使得别人听不见房间内的对话。

    由此也可见,关凌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几遍内心中满肚子的牢骚,可是也没忘记正事。

    要知道,这蓝家寨中虽然说没有能够幻化为人形的魔族,可同样有着许多身怀修为的魔族,无论是时宋立还是关凌,以前都对魔族之人个个都修炼的传言不太相信,现在他们真信了,这小小的蓝家寨,就有着不少的修炼者。

    既然是修炼着,耳力自然不凡,若是不留有禁制,那他和宋立之间的对话很容易被人给听去。

    “这,这一间房怎么睡啊!”关凌抱怨起来,没好脸色的看着宋立。

    宋立努了努嘴,心中暗道,我宋立是来干大事的,不是来哄你这个丫头的,没工夫和你废话,撇嘴道:“脱了衣服盖被睡?睡觉还用我宋立教你么?”

    “你……”关凌气的不行,还要说着什么,却看到宋立蒙起了被子倒头就睡,根本就不理会她。

    整整一夜,关凌就蜷缩在角落中,闭着眼睛假寐。睡不着倒不是因为不放心宋立,生气归生气,可是她也知道,宋立这家伙虽然说不上是一个君子,但也绝对算不上一个卑鄙的小人,更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登徒子。

    她之所以睡不着,是因为她总觉得放不下心来,毕竟这里是魔族,可以说周围都是敌人,如果有人来暗杀他们来怎么办。

    在这一点上,她一个女孩子就不如宋立那样想得开了,看看宋立,现在不是睡的正香。

    …………

    魔族现在所掌管的区域非常之大,整整四块大陆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块巨大的大陆,总共被分为了是个区域,除了中央行省之外,然后从中间向四周辐射,便是从第一到第九的九个行省,而宋立与关凌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第九行省。

    中央行省由三位皇子掌管,其他人根本碰都不能碰,一直以来,中央行省都是帝家培养皇子的地方。其他九大行省便由魔族之中功劳最大的九个将军分别掌管了。

    比如这第九行省的掌管者便是当年魔族攻伐幻羽大陆时候的先锋将军凃离。如今魔族所掌控的地域可算是一个种族众多的地方,其中亦是有着不少幻羽一族的人口,幻羽大陆被灭,但是幻羽一族却没有被灭族,许多幻羽一族的人如今都被当做奴隶一般的驱使着,即便有一些人有着自由身,可是同样也是末等公民,被魔族之人欺压****。

    如今的魔族大陆,除了魔族之人外,其他种族之人是不允许修炼的,一旦发现格杀勿论。可是其中也有例外,就是如果你是某个魔族高层亦或者魔族豪门的奴隶,那在主人的允许下倒是可以修炼的,因由就在于,魔族并没有将奴隶当做人,而是牲口亦或者是物品。既然是人家私有物品或者是私有牲口,那么主人允许人家修炼,大陆发令是管不到的。

    由此也可见,无论是正常的人类,亦或者是幻羽一族的人类,还有其他的种族,在魔族大陆的生活状况是多么的窘迫,地位几乎是猪狗不如。

    成王败寇,家园被灭,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正常。

    凃离所管辖的第九行省,其实就是原来幻羽大陆的大半部分,也是如今整个魔族大陆上幻羽一族之人最多的地方,毕竟这里以前曾是幻羽一族的家乡。至不过这么多幻羽一族之人,大多数都是被魔族所豢养的奴隶,只有一少部分有着计自由身份。

    除了自由人和奴隶之外,还有一部分幻羽一族之人,那就是叛军。

    魔族大陆上,叛军无数。

    其实也符合常理,毕竟以魔族管理其他各族的方式,很难让人不反叛,所以,平时在魔族不对外进行侵略战争的时候,各行省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剿贼。

    有意思的是魔族虽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军事,但是剿贼向来都剿不干净,各族的反贼如同野草一般,灭了一茬又起一茬。

    甚至于最近竟然还出现了由一些反对帝家的统治的魔族人所组成的反贼队伍,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却让魔族的统治者大为震惊。

    此时的凃离,侧着身子靠在椅子上,案头上堆叠起来的邸报让他眉头紧锁。对于他这个已经拥有灵海境修为的强者来说,打仗是他的拿手好戏,可是处理这些领地中的事物,却并非其所长,虽然第九行省在他的辖下已经多年,但是对于治理领地的这种事情,他仍旧没有半点的长进。

    不过虽然他自己治理领地的能力差,不过他的底下却有着这方面的人才。

    “去,给陈秋叫来,本座有话问他!”凃离指了指身边的副将。

    能在凃离身边当副将,自然已经算是凃离最为信任的人。

    魔族内部,其实还分为许多小型的族群,虽然说他们最终都能够通过修炼,幻化为人形,可是不同族群之间,魔体却大为不同。

    一般来说,魔族高层的人物,都有用自己族群的人作为身边人的习惯。

    比如凃离的这位副将,其实就是和他魔体相像的同族胞亲。凃离的这一支族群如今皆是姓凃,而这位副将名叫凃吡,算得上是凃离的手足了。

    也正是因为有着手足之情,所以尽管凃离身居高位,可是有些话凃吡仍旧敢说。

    “将军,那个陈秋终究是个人类,他的话根本不能够相信,若非之前将军你听了他的主意,又怎么会逼的一些魔族之人加入了叛军呢?”凃吡眉头紧皱道。

    “哼,那些族民同情外族,沦落身死之局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本座。”

    听到凃吡提及此事,凃离不禁大怒。前一段时间,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魔族之人进言,说什么第九行省豢养的外族奴隶太多,占用太多的开支,要求凃离应该宽赦一些奴隶,让他们恢复自由身。

    其实想法是好的,奴隶本身不用缴纳税赋不说,还需要主人供养着,虽然能够从事一些生产产生一些价值,但是大多数奴隶其实都是主人的玩物,并非是被主人用来从事生产的。

    奴隶数量少,这都没关系。可问题是现在的奴隶太多了,这些人是要吃喝的,数量一多,自然加重了一些豪族族内的开支,那豪族族内的开支从哪里来的,自然是从底层魔族之人身上剥削来的。这就导致了一些底层魔族民众的不满,自然会有一些人站出来劝谏凃离减少第九行省的奴隶数量,最后甚至发展为了大规模抗议。

    

  http://www.biqugua.com/56/56699/7947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