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神道术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上了贼船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上了贼船了?(求订阅求月票)

    接下来的两天,白子岳没有理会外界的任何风声,一直呆在家中,潜力修行内炼功法金刚琉璃身。

    两天下来,借助法香静魂香的双倍修炼速度的效果,白子岳的收获很大。

    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得到了强化,跳动之时,汹涌而有力,让他的劲力滋生,都好像更为迅速而凶猛了一些。

    就连他的体质和力量,也都各自得到了提升,增加了一点。

    只不过,此时的他,却还是没能将内炼功法,金刚琉璃身修炼入门。

    是以,具体在实力方面,他的提升反倒没有想象中那般巨大。

    两天的时间过去,白子岳对于外界,其实并不是一无所知。

    除了偶尔外出吃饭之时听人闲聊之外,在前一天,秦少平也专门上门,请教武功之余,谈论过一些事情。

    因此,白子岳这才得知,别看此时外界风平浪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实际上,清河镇内的风声已经紧密的很。

    这几天,李勋李主薄多次出面,拜访镇内的各个势力的话事之人,或是威逼,或是利诱,借助其官身,已经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剿匪号召。

    估计很快,就要席卷而出,传入普通百姓的耳中。

    而契机,估计很快就要到来。

    “咚咚咚”

    忽然,白子岳的院门外,传来了一道道的敲门之声。

    “看来,我还是要走上这一遭了。”

    白子岳心中想着,也没迟疑,直接打开了大门。

    果然,出现在门外的,正是侯老先生身边亲近之人,那位徐管家。

    上一次,侯老先生提出让他还人情,本是要让他在比斗之中,故意失败,将杰出弟子拱手让给李应如。

    这等自毁前程,自毁前途的事情,白子岳自然不愿意做。

    是以,他直接就拒绝了。

    紧接着,那侯老先生就再次提出了一个要求。

    白子岳本心中,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不懂知恩图报之人,加上对方所言之事,好像并不是太过困难,是以才答应了下来。

    此时,正是到了他要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白少侠,老爷吩咐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徐管家看着白子岳,开口说道。

    “先带路吧。”白子岳面上平静的说道:“另外,此次事了,我欠侯老先生的人情,可就算是了了。

    这点,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带话给侯老先生。”

    “自然如此,只要东西能够顺利送到,白少侠就算还了当年的人情,老爷自然也不能让您再做任何事情。”

    徐管家连连点头,当先向着外面走去。

    白子岳面色平静的跟在其后。

    一路疾走,很快白子岳就随着徐管家,来到了一条大河边。

    只听徐管家轻啸了一声,很快,就从河边不远处的一处柳树下方,驶出了一条小船。

    小船之上,正有几个身强力壮,却都被太阳暴晒的面容黝黑的船夫模样之人,划着船桨,直接靠近了过来。

    “徐爷,有劳了。”

    其中一位领头之人,先是对着徐管家打了声招呼,这才将目光放在了白子岳的身上,迟疑的问道:“这位少侠,真能让我们安全通过江面上的巡查吗”

    “如今江面巡查的,大都是我烈阳帮之人,而我身边的这位,乃是烈阳帮门主弟子。

    有他出面作保,任何货物,都可以轻松送到对岸。”

    徐管家一脸自信的开口说道。

    “如此,我就放心了。”

    那领头大汉这才松了口气,放松下来说道。

    “等等,我想问一下,你们运送的,当真只是棉花吗”

    突然,白子岳的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问道。

    闻言,几个大汉的心中都是一紧,对视一眼,而后看向了徐管家。

    “哈哈,当然是棉花,只不过其中夹杂着一些私盐。

    白少侠,我想您也必然清楚,如果真只是棉花,老爷也犯不着请您来帮忙押送吧。

    这私盐虽然被官府管制,但利润也高啊。

    也是这次实在要得急,老爷这才想到了您的头上,知道您的面子大,江面上巡查的弟子都不敢查您的东西”

    徐管家脸色不变,轻声解释道。

    “希望不要是一些官方明令禁止之物,不然你我可都要倒霉。”

    白子岳点了点头,似是接受了对方的说法,毕竟他也知道,侯林坤之所以会请自己,肯定是他所要押送之物,乃是一些官方管制物品。

    私盐,正是官方管制物之一。

    其中或许还夹杂着一些其他东西,但只要不是那些官方明令禁止之物,他也并不太在意。

    “那是当然,那等东西,就算给我们胆子,也不敢碰啊。抓到了可是必死无疑的。”

    徐管家连忙开口说道。

    “那就走吧。”

    说着,白子岳轻轻一跃,就已经越过了四五米的距离,跳到了那小船之上。

    那些船员对视一眼,与那徐管事招呼了一声,连忙开始划动船桨。

    刹那间,这小船就如利剑一般,从河面上,快速穿行而过。

    半个小时过后,小船出现在了江面上。远远地,还可看到清河码头之上,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

    江面上,时不时地,更有大大小小的船只在其中穿行。

    “白少侠,在这清河镇江面上,除了水匪之外,就是你们烈阳帮的水务堂之人,最是难缠了。

    一旦碰上了,我们也只得被盘削一番,交出一番银两才能通过。

    虽然比之碰到水匪还是要好上一些,但我们本就赚的是辛苦钱,被盘削之后,能赚的就更少了。

    如今有白少侠出面,我们总算能多一番收获了。”

    小船上,那领头之人一脸感慨似的说道。

    “官府呢我记得官府可也有官船,会在这江面上巡查的。

    碰上他们,凭我的面子可不够用,该怎么样,还是会怎么样。”

    白子岳面色平静的说道。

    这一次出行,他也是要担一份风险的。

    一旦被官府之人撞上,他的日子可也不会好过。

    至于对方的抱怨,白子岳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对方能靠着船运吃饭,岂是对方所说的良善之辈。

    白子岳在明珠酒楼中当过一段时间的小厮,听多了人的谈论,这江面上水匪众多,一些商船失踪被劫,当真全是那些有名有号的水匪所为吗

    那可就不一定了。

    商船之间黑吃黑,相互截杀的事情,可也屡不见鲜。

    可以说,常年在江面上走的,说不是匪,也是匪了,没一个无辜的。

    这个自称常老二的船夫,还有他手下的几人,自称老实,但白子岳只从他们身上那些深浅不一的伤疤上,就能看出一二了。

    “官府官老爷们一般只在上午十分在周围巡查一番,如今已经是午后时刻,整个江面,可绝对找不到一艘属于官府的巡查小船了。”

    常老二一脸自信的说道。

    默默点头,白子岳也就不再多话。

    一路行来,他们也确实没有看到一艘官船在江面上行走。

    倒是时不时地,会有烈阳帮水务堂弟子,在江面上进行巡查。

    因为白子岳他们所乘的乃是小船,是以就算内务堂弟子发现了,也没有太过理会。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他们一行人终于撑着小船进入了一处满是芦苇,足可藏上艘中小型的商船而不会被人发现地方。

    在那些撑船之人的掌控下,小船在芦苇中乱窜,灵活而多变,也是花费了好一会儿,白子岳才感觉到眼前豁然开朗。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一艘中等规模,足可承载数十吨重重物的商船,靠岸的边缘。

    当白子岳等人出现的瞬间,一声声的招呼声就传了过来。

    “老常,回来了。”

    “常老二,怎么样,可以通过吗”

    “放心吧,这次,我可是请来了一尊大神,绝对能让我们顺利通过巡查,将货物给送到。”

    常老二快速回应着,招呼着手下将小船撑到了商船边缘。

    自有人将绳子丢了下来,而后小船上的几人就灵活的攀爬了上去。

    拒绝了旁人拉扯的举动,白子岳身形一窜,在船头上微微一跃,再在商船上轻轻一点,就已经跃上了大船。

    打量了一眼商船,船上加上之前的几个,总共有三十号人,这些人的面容,无不适被太阳暴晒后的黝黑之色,一些人身穿劲装,一些人则是坦胸赤背,只不过无不意外的是,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新旧不一的伤疤,显得极为精悍。

    而此时,他们大多数人,也都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白子岳,目光中有怀疑,有希望,更有一丝淡漠。

    白子岳同样在打量这些人,只是一眼,他的心中就是一禀。

    这些人,可不像是什么正经船夫,反倒更有些像是水匪。

    真正的水匪

    再次望向船身上,一层层的棉花放在了最外层。不过从他的角度,还是可以看出在棉花下面,则有一块块用大木板装好的箱子。

    显而易见,他们这次所要运送的,其实乃是这木板箱子之内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木板箱中装的,不可能是私盐。

    因为私盐的重量,可不是这些轻质木板可以承受的。

    “我这是,上了贼船了吗”

    白子岳心底不由一叹。

    

  http://www.biqugua.com/70/70524/150577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