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只是想赚钱 > 第50章 下马威

第50章 下马威

    但水魔哈哈一笑,道:“活了几十亿年,早就活腻了……”

    林萱萱怕他再说出什么猖狂的话,赶紧打断道:“五师兄,咱们……”

    “魔主,”水魔打断,转眼看着林萱萱,道:“魔族早已不是当年的魔族。”

    水魔说着看了一眼那道袍男子,继续道:“风陵子在这儿等候多时了,怕是师叔约好的吧?”

    他言外之意,魔圣已经投了道家,设局要杀他们。

    鬼医魔圣闻言微怒,忽的站起身来,道:“你也太小瞧我了,风陵子是我多年挚友,今日只不过刚好过来叙叙旧罢了。”

    看到愤怒的鬼医魔圣,叶小乐不由得有些佩服水魔,他居然三言两语就激怒了这个狂放的鬼医魔圣,把鬼医魔圣给的下马威悄无声息的避了过去。

    魔族智囊,果然名不虚传。

    魔圣说完,反应过了自己中了水魔的激将,转怒为笑,道:“任你再怎么聪明,我都不会救你。”

    水魔拱手道:“师叔,我生死何足挂齿,今日我不盼师叔救我,我只希望师叔看在和师傅的情分上,为魔族考虑,回来辅佐我们的新魔主,重新光大我魔族!”

    魔圣听完一怔,道:“原来你不是来求医,是来当说客。”

    林萱萱也愣住了,她没想到水魔一路跟来居然是这个想法,赶紧拱手对魔圣道:“师叔,还望你救救五师兄。”

    水魔对林萱萱道:“魔主,魔族兴盛比我的命重要多了。”

    林萱萱道:“五师兄,魔族兴盛离不开你。”

    “可笑,”魔圣哈哈一笑,“你们不用争论,我既不会救,也不会去辅佐。你们若是来叙同门之情,可住几日,若是其他意思,请便。”

    林萱萱闻言想求魔圣,但是水魔却连忙阻止,道:“魔主你不必求他。”然后他对魔圣道:“既然如此,我们和你就没有同门之情,但是这儿风景不错,我倒是想埋在这里。”

    魔圣被再次激怒,道:“你觉得我不敢杀你?”

    水魔道:“杀我,你随时可以动手。能死在师叔手上,总比死在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手上好。”

    水魔说着看了一眼风陵子,但是风陵子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理会水魔。

    魔圣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伶牙俐齿的师侄,要是再赶他走,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但要真是出手,那就是真的完全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且不说在地球的时空法则下打不打得过他们,即使打过了,也会背上杀新主的罪名。

    魔圣只想中立,不想与他们为敌,所以负手对轮椅男子道:“三七,这三位由你招待。”

    说完转身出门而去,风陵子也带着他的弟子紧随而去。

    三七看着水魔,摇了摇头,吩咐下面的师兄弟给叶小乐他们备房。

    叶小乐和林萱萱扶水魔回房。

    林萱萱给水魔倒了茶,道:“五师兄,我们有求于师叔,你又何必得罪他?”

    水魔双手接过茶,道:“魔主,你是不了解咱们这个师叔。他跟师傅之前,就号称见死不救,他的医术是用很多人的生命做实验练就的,他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生命。他是输给师傅跟了师傅之后,被师傅感染,才开始治病救人。我们魔族以救赎为信条,原本和他的医生职业和切合,但是就刚才那个道士,风陵子,他对师叔说,你们魔族以救赎为信条,但你却只能救人性命,救不了人的灵魂,只能治标不治本……”

    林萱萱打断道:“风陵子不是道家正派人士吗,怎么会说这种丧良心的话?”

    水魔哼哼两声,道:“道家正派?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杀无辜是仁道,多杀无辜是天道,就这话,我觉得都不是好东西。”

    水魔喷了几句,才继续回到话题:“不过这次风陵子的本意,是想拉拢师叔,但是师叔钻了牛角尖,和他打赌,他定能救赎人心,否则不仅不再以医术救人,还要反出魔族,投他道家。”

    叶小乐插嘴道:“他这是中你们师傅的毒太深了,想证明你们魔族信条。”

    水魔点头,道:“我们一上岛遇到那两个人,断腿那个叫三七,瞎眼那个叫八角,他们两个的父母是生死仇敌,最后同归于尽,也就是说,他们的父母都是被对方父母杀死的。”

    叶小乐吃了一惊,道:“这……不共戴天的仇人?”

    水魔又点头,道:“他们两个的残疾也是他们父母同归于尽那时留下的,师叔收他们为弟子,目的就想让他们放下仇恨。万年为期,如果他们两个放下仇恨,那么就是师叔赢了,如果没有,就是师叔输了。”

    叶小乐对他们这种闲得蛋疼的精神和逻辑感到服气。

    只听水魔继续道:“再有一个月,他们万年之期就到了,这次过来,救我为轻,关键是要看他们赌局的成败。如果师叔赢了,道家会动手,到时候我们保他,自然就能拉拢他,如果他输了,我们就杀了他。”

    水魔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叶小乐有点奇怪,问道:“既然如此,刚才你又何必怼他?”

    水魔解释道:“两个原因,一我说他不是我们的同门,是想让他觉得我们放弃拉拢他,这样他才会对我们放下戒心,二嘛,先宽再严,必怨其苛,先严再宽,必赞其德。”

    水魔这么一说叶小乐就理解了,他这观点就是对好人做一件坏事就会被怼得不敢出门,而坏人做一件好事就被夸得名流千古的反向运用。

    叶小乐又一次对水魔感到佩服。

    因为在他还因此抱怨这世界狗比的时候,人家已经学会了利用。

    社会就是一个大型游戏,只有弱者才会抱怨游戏规则的不公平,强者从来都是利用游戏规则。

    林萱萱已没了先前的脆弱,他明白水魔的一片苦心,她叹了口气,道:“五师兄,可是你……”

    水魔苦涩一笑,道:“琼羽死的那一刻,我已经死了,我活了这么多年,只是不想负了师傅。”

    水魔看着窗外,幽幽道:“开琼莲以坐花,飞羽殇而醉月……”

    原来他的心已经死了!

  http://www.biqugua.com/72/72961/15323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