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祖 > 第八章:破棺而出

第八章:破棺而出

    冲出屋子后就发现外面月冷星稀的,且还起了一层大雾,大雾将整个小山村笼罩,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迷雾照射了进来,整个小村可以说一片漆黑,伸手难见五指。

    而且,除了刚才传出的几声枪响和几声犬吠之外,整座小村都静悄悄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是一座死村一般,没有丝毫的生气,尤其是当我穿过整条街道之际,这种感觉尤为浓烈。

    农村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所以大家基本吃完晚饭后早早就休息了,但我们村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消停才对,最主要的是,就算人都休息了,但鸡鸭鹅狗之类的,也应该发出点声音吧。

    然而此刻,整片小村都是一片死寂,走在漆黑一片且大雾弥漫的街道上,就好像是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古怪极了。

    我越走心里越慌,而且在这种极度的安静下,人极容易产生幻听,黑暗中,我总感觉背后有人在跟着我,而且距离我极尽,恍惚间我似乎都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

    只是当我回头后,就发现我身后除了无边的黑暗之外,就再无他物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随即加快步伐快速往村东头赶去。

    到了村东头后,就发现赵老蔫果然搭建了一个灵棚,灵棚不大,且很是简陋,连个门都没有,在外面还挂着一盏灯,此刻那盏灯还亮着,在浓重的迷雾里散发出昏黄的光。

    有风吹过,吹的灯头一阵摇晃,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

    就听‘扑棱’一声,我心头一紧,抬头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灵棚上竟然蹲着一只乌鸦,见我发现了它便扑棱着翅膀飞走了,转瞬间就融入了黑暗中,只在寂静的夜空中留下了‘嘎嘎嘎’的怪叫声。

    安静的小村,一片死寂的灵堂,在夜风中左右摇晃的昏黄灯光,蹲守在灵棚上的乌鸦……

    诡异,此刻的气氛诡异极了。

    然而在这诡异的氛围下,两口血红色的大棺材就那么安静的停放在灵棚内,棺材前的长明灯随着夜风左右摇曳,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我见状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心说这里怎么连个人都没有,还有,刚才的枪声又是怎么回事?

    我皱着眉头看向了那两口棺材,犹豫了一番后,便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灵堂,来到了两口棺材的中间。

    之前在火场的时候我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完全确认这两具尸体并不是我三叔,此刻这里四下无人,我也正好确认一下,这两具尸体到底是谁的。

    若是往常,我肯定不敢一个人在灵堂独处,尤其是这种枉死之人的灵堂,因为在我们农村有个说法,枉死之人死后是会回来索命的。但事关我三叔生死,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虽然害怕,但依然伸出颤抖的手开始推棺材盖子。

    冰冷的触感顺着我的指尖传导回我的身体,让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我犹豫了一番,最后把心一横,咬着牙用力一推。

    就听‘吱呀’一声,棺材直接被我推开了一道缝隙,我还要再推,却忽然浑身一僵,因为,我竟然再次听到了那个沉重的呼吸声!

    而且这时我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我的幻听!

    我的天,那一瞬间我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原地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冷汗更是犹如雨浆一般,顺着我的额头不停的往下流。

    那呼吸声是如此的真切,而且距离我绝对不远,随着我僵直在原地,那呼吸声也变得轻微了起来,就好像是在隐藏自己,害怕被我发现一般。

    只是奇怪,我足足僵直在原地差不多一分钟之久,虽然还可以听到那呼吸声,但呼吸声的主人却没有丝毫别的动作。

    我知道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便咬了咬牙,随即猛的转过了身。

    但当我转身之后,就发现我身后空空如也,除了一口血红色的大棺材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我皱了皱眉头,随即转头四处打量了起来。

    这间灵棚是临时搭建的,很简陋,周围钉的破木板,木板与木板间有很多的缝隙,可以说是四处漏风,而外面昏黄的灯光也顺着缝隙照射了进来。

    而当我看向了一处缝隙之际,就看到那里竟然有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老大,此时正用邪异的神色盯着我!

    “我草!”我被吓得一声大叫,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直接就撞在了那口大棺材上。

    这眼神太恐怖了,尤其是在此情此景之下,而且它就那么一直瞪着我,连眨都不眨一下。

    见被我发现,那只眼睛也离开了缝隙处,随即就听一连串的脚步声自灵棚外传了出来。

    “谁,别跑!”经过短暂的惊吓后,我迅速回过了神来,急忙冲出了灵棚,向声音的方向追去。

    我刚冲出灵棚,就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逝,瞬间遁入了黑暗中,我想要去追,但一想到那双邪异的眼睛却又犹豫了。

    这个人之前肯定是一直在跟着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我却没发现他呢,在来的路上我也回头看了几次,但每一次身后都空无一如。

    但随后我突然就冒出一个恐怖的想法来,如果这个人距离我足够近,近到几乎贴在我的后背上,那么当我转身之际,他也跟着我挪动身体,我可不就是什么都看不到吗?

    一念到此,冷汗再次流了下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也太恐怖了,那么近的情况下,若是那个呼吸声的主人心生歹念的话,可以说我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过,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

    莫非,是那个在我家偷了血的黑影?

    他将我打倒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隐藏在起来,当我离开屋子后,又悄无声息的跟上了我?

    但这没道理啊,那个黑影去我家应该是带着极强的目的性的,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对那些价值不菲的古董不感兴趣,而是目的明确,只拿那个装着盛放着血液容器的木盒。

    按理说,他已经得手,就应该迅速离去才对,又为什么隐藏在暗处跟踪我?

    莫非,他好想要在我家,或者是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太乱了,接连两天在我们村发生了太多的事,且每一件事都与我家有直接关系,这些事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看的出来,是可以串联在一起的,但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是什么诱发了这一连串的事件,我却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转头四处打量了一番见周围静悄悄的,便再次转身往灵棚走去。

    只是,当我刚刚走进灵棚之际,忽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传出,听到这声音后我浑身一震,猛然转头,就发现那声音竟然是从棺材内发出的。

    灵棚内一共有两口棺材,其中一口被我推开了一道缝隙,而另外一口盖子盖的很严实,此刻,那声音就是从这口棺材内传出的。

    我瞪大着眼睛,脸上写满了惊恐,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但还没等我走出灵棚呢,就听‘桄榔’一声,却是棺材盖子一下跳起来老高,那感觉,就好像是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在踹棺材板一般。

    只是我草,棺材里,有什么东西能踹棺材板?

    棺材,可他妈是装死人的啊!

    “咕噜!”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这时,棺材里的东西似乎怒了,棺材板‘桄榔桄榔’响个不停,最后‘砰’的一声,直接被掀翻在地。

    而当棺材板被掀翻后,一个身影瞬间自棺材内坐了起来。

    我被吓得一声大叫,但下一秒我的叫声便戛然而止,瞪大着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瞪着棺材内身影。

    “怎么是你?”我惊疑不定的叫道。

  http://www.biqugua.com/73/73115/152800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