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度边界 > 第24章 三喜临门

第24章 三喜临门

    今天是个好日子,虽然身各异处,但是几大好事全赶在了一天。

    若说最大的好事儿,莫过于阿斌与琳的婚事。

    我离开实验室巨殿实验室也有些年月了,阿斌独辟异径新增了多个科目的研究,C2区实验室在阿斌的带领下发展的更加繁荣,在科研的同时,阿斌还开启了伊达学院,用黑德维希的太太伊达的名字、C2区实验室前身的名字重新开启了除科研外的教学新篇章。

    借助C2区实验室的科研成绩,还有历代负责人的名望,伊达学院极具名望,开院以来一直受到广大的关注。

    阿斌也一跃成为除了成绩也是经济和名望多重收获的获益者。

    阿斌一直对琳除了兄妹之情,还有恋意,只是琳一直心里挂牵的是我,现在我的离去,倒是给他们创造了一个机会。

    阿斌通过最高联动政府的正规手续,申请了婚姻,同时还获批了生育批复。

    整个伊达学院的学生似乎比阿斌本人还要兴奋的布置着学院里外,实验室里外也是一样在布置着。

    琴带出了自己的徒弟,接管了她原本的液体处的职位,她自己也退至幕后的副院长职位。

    “院长,你看,媒体杂志封面刊登了您和夫人的大喜之事。”一个年轻的红发的男孩拿着一份杂志从阿斌身旁走过。

    “这些人,也是够了。”阿斌很是冷静,不知道是职位发生了变化还是本身的性格,似乎变得极其稳重与成熟,一点儿也不像是我离开时候的样子了。

    按公元日算起来今天应该是五月二十日,谐音“我爱你”的喜庆的日子,也不知道阿斌与琳的大喜之日是联动政府指示的还是他们自己定夺的。

    所有人都在狂欢,都在为这一天而热闹着,只有琳独自坐在镜子旁,身边一个黑人妹妹在给她画着彩妆,红色的一身长裙极其的美丽,精致的脸蛋在镜子里面更加的水嫩,简单的彩妆画的像极了画中人,戴在头上的首饰让原本纯净善良的琳显得有些雍贵与典雅。

    琳越是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越是趴在桌子上面哭泣,许是想起了离世的李长珊老师,又许是想起了我。

    “哎哟哟,夫人呐,大喜之日可不能哭啊,再说了您这一哭,我这半天妆可就白画了啊。”黑人姑娘着急忙慌的阻止着琳,越是阻止,琳哭的越是厉害,像是埋在心里整整一地儿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哭了出来。

    “我来吧!”阿斌不知道何时从门处窜了进来,示意了黑人姑娘离开。

    “院长,今个这妆我可是画好了啊,夫人这么哭,可没有办法一直补妆呐。”黑人姑娘边走边朝着阿斌抱怨。

    阿斌没有说什么,挥了挥手让黑人姑娘离了去。

    “没事儿了,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阿斌搂紧着琳,安慰着,琳显然没有配合阿斌,只是靠在肩膀上,像是一个走累的孩子,需要一个依靠,需要一个支撑。

    除了阿斌与琳的新婚之喜,今天也是张兄与奥斯的再聚之喜。

    斑马营集体调至巨殿后,张兄在巨殿等待分配,因为我的失踪,张兄没有回到C2区,而是回到了他的母舱T区,虽然那里已经没有他的任何牵挂了,但是那儿毕竟是他童年时候待过的地方。

    张兄漫无目的的走在T区一座连接舱体的栈桥上,看着巨型的能力仓正从地表连接口提取能量,蓝色的光线印在张兄一脸茫然与恼火的脸上。接二连三的奥斯与我都从张兄的眼皮底下失踪了,至今杳无音信,张兄像是童年时候失去亲人一样的再次失去了两位好兄弟。张兄那原本就暴躁的脾气变得更加暴躁,连路边的指示灯似乎都碍了他的道儿,狠狠一脚儿给踢出几米远。

    一代枭雄伊洛伊塔舰长的在螟嗣收复战中牺牲,原D6026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奥斯带领的小队及螟嗣城蚮啸嗣长一众人幸存,汇报给最高联动政府后,批复由奥斯带回整顿,招兵买马后原D6026舰队虽比不上伊洛伊塔舰长在世时候的规模,但在T区舰队中表现也算优异蚮啸嗣长也晋升为副手,瘦的不能再瘦的小兵瑞特也成为了一名中队长,和蚮啸嗣长尾随在奥斯左右。

    急冲冲的三人像是要去赶场子一样的大步冲上连接舱体的栈桥上,正好与低头无精打采的张兄相撞,大块头肌肉奥斯竟然一步没跨的稳,坐倒在了地上。

    蚮啸见状没来得及反应就与张兄动起了手,蚮啸虽说曾是螟嗣城的一城之主,又有众多的护卫军教授武功,但哪里又是全殿武术冠军张兄的对手,不出三招就被张兄狠狠的后摔在了栈桥上,张兄心情欠佳,没有让招、没有保留,这一摔可给蚮啸摔的不轻。

    奥斯闻声站了起来支援,却一把将张兄抱在了怀里,张兄在奥斯面前也是显得有些弱势,稍稍挣脱了会儿没反应。

    “臭龙啊!你可算回来了啊!”奥斯这一声壮汉的嘶吼,一下子将张兄的魂魄给吼了回来。

    瑞特见状有些不解,大步跨过去想要扶起来蚮啸。

    “奥斯舰长,快过来,蚮啸副官需要就医,伤得很重。”瑞特喊着奥斯。

    奥斯见状放开了张兄,大步走到蚮啸旁边,张兄也凑过了身子。

    他们大步流星的将蚮啸送去就医,好在蚮啸也是受过训练的,倘若是瑞特遭这样一下子,恐当场便没了性命。

    蚮啸醒了过来,奥斯说了缘由后,蚮啸自个儿委屈的摇了摇头表示对张兄妥服了。

    “奥斯舰长,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今天是新兵的入营日,你还没到现场吗?”蚮啸突然想起来他们急着是要去哪儿了。

    这么一闹奥斯和瑞特把这事儿全抛在了脑后,奥斯看着张兄说着:“龙,你跟我一起来,蚮啸副官,你留在这里休息,已经通知了军务员过来照顾你,瑞特也跟我一道过去了。”

    只见为数不多的百来人方阵的新兵整整齐齐、气宇昂扬的站在广场中央,奥斯领着张兄和瑞特径直走上了广场士兵的前方。

    “娃娃们!你们怕死吗?”奥斯提高着音量,直接来了这样一句狠话,新兵方阵像乱了阵脚一样嗡嗡作响。

    “我们也怕死!我知道你们都怕。”奥斯有条有序的进行着新兵宣讲,张兄看着奥斯若有所思,没想到刚刚结束斑马营拉练的张兄,此刻却看着已经晋升为舰长的奥斯为新兵做着宣讲。

    “我们D6026舰队刚刚从螟嗣战役数万人的尸体上回来,我们几乎损失殆尽,一代枭雄伊洛伊塔舰长也在此战中牺牲。你们现在怕死吗?”也许是伊洛伊塔舰长在军人心中的形象与代表性意义,所有新兵异口同声的回答着:“不怕!”

    “错!你们要回答怕死!是个士兵就要怕死,士兵不怕死就没有恐惧,没有恐惧就容易成为炮灰,就会不尊重自己和战友的生命。“奥斯一言一语的教育着。

    “我希望你们每一次的任务都能活着回来!”奥斯放小了音量,真诚的看着台下一张张稚嫩的脸庞和充满了自信的眼神。

    “今天本来应该是蚮啸副官来给你们示范一套军用拳,但是在来的路上蚮啸副官被这位好兄弟张志龙一招制胜,那么我就给张志龙兄弟请来了现场,由他给你们示范一套标准的武术动作。”张兄似乎并没有准备好这一切,好在功底深,拿手就来的武术表演,配合着实战,让这场新兵入营日显得格外的充实。

    “接下来的信息化演练交给瑞特中队长了,你们要珍惜在军营中的每一个机会。”奥斯说完领着张兄朝广场外的营房走去。

    “马上就要带他们去地表正式演练了,你现在还在训练吗?”奥斯问着张兄。

    张兄见到奥斯虽然极其的兴奋,但是我在张兄眼皮底下失踪,张兄没有尽到保护的责任,沉默着,没有回答奥斯。

    “阿江呢?你们发生了什么?”奥斯看着张兄的表情,似乎察觉了什么。

    过了许久,张兄轻声的回答了一句:“阿江,失踪了。”

    奥斯没有责备张兄,而是打听着失踪当天发生的一切,可是那天我们喝的很多,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兄他们又怎么能知道那么多呢。

    我甚至都不知道,不止是我失踪了,胡子男从入营之日我就觉得怪怪的,可我却不知在发现了秘密后,胡子男亨利被杀害了,而与此同时,肌肉黑男唐进也随之失踪。

    很显然,胡子男亨利之所以在我们之间一直警惕着,似乎就是发现了唐进的某些秘密,才显得自己有些猫腻。

    而在事发当天亨利正好要上厕所,发现唐进正在暗地里联系人俘虏我,喝了酒的亨利被唐进杀害了,我也和唐进一起失踪了。

    很显然唐进应该正是虎头的人,夹插在军营中成为卧底,隐藏的很深。

    第三件喜事就是虎头答应了我的三点要求,我和谭姑娘被安排到圣殿中的一处独立的宽阔的新设的研究院内,院内宽敞明亮,倒是一个好地儿。

    我被释放了自由,掌控着智慧密码的实验大权,当然,虎头也增设了不少护卫军,说是保护我们的安全,很显然毛孩子都能看的出来是哪是保护,根本就是监视。

    仁赫博士给我搭副手,唐进这时候也走了进来。

    “丁博士,给你介绍个老朋友!”随着唐进的走近,虎头说着。

    “唐进战友,别来无恙,我早该想到应该是你,只是你这隐藏的也太深了。”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见到唐进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惊讶,而是瞬间理解透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关键是分秒之间就能轻松面对。

    “虎头先生,还有一事需要您明说,既然是精诚合作,我希望互相不要猜测,我也不喜欢猜测。”我没有过多理会唐进,因为他在我心里根本没有地位了,我转头向虎头说着。

    “你说,丁博士。”虎头不知道我的要求是什么,也显得有些警惕和不解。

    “我需要你亲口告诉我谭姑娘的身份。”我看着谭姑娘,谭姑娘低下了头不敢看我。

    “他是我妹妹,丁博士,希望你不要伤害她,虽然与我有些不和,但她永远是我最亲的亲人。”虎头似乎借着我的口向谭姑娘说着什么。

    谭姑娘没有说话,而是有些愧疚似得看着我,难怪此前谭姑娘一直不愿意告诉我她的身份,竟有此等玄窍在其中。

    谭姑娘原名谭晶晶,虎头原名谭虎,韩头原名韩三笑。

    韩头一直对谭姑娘照顾有加,在谭姑娘心里早就将韩头定为意中人了,韩头与虎头幼时与谭姑娘也都是极好的玩伴,后来养父源逐人的正主戴头选韩头为正主,虎头对此事一直不满,韩头太过于软弱与人性,在征战与决策时优柔寡断,虎头见韩头如此,曾劝说过多次退现让位。韩头也不是惦记位置,而是担心虎头的性格太过残忍,如果虎头上位会导致生灵涂炭。

    也正是因为如此,韩头与虎头之间才会有如此深的仇恨,而谭姑娘对于虎头谋害韩头之事怀恨在心,即便亲兄妹,也誓对虎头断绝干息。

    而虎头最疼爱的就是他这个妹妹,又不能放她在外面胡言乱语造谣,也不能对谭姑娘不利,只好把她放在了实验室之中,起码能保证她不受欺负、能照顾、还可以保守秘密。

    如今谭姑娘与我在一起,倒也是安静了许多,似乎也没有那么记恨韩头的事情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更要谭姑娘陪着我一起进行试验了。”虎头见我的意思有些要挟,刚要说话被我打断了:“放心,虎头先生,谭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断不会伤害她的。”

    听完我的话虎头似乎也放心了不少,谭姑娘生怕离开,站在我的身后,像习惯性的搀着我的胳膊。

    三喜临门的日子,身隔三处,似乎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一步一步艰难的在我们各自的空间中跨越与行走。

    三喜临门,奋斗吧,地球!

  http://www.biqugua.com/73/73373/153492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