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风烈 > 第4章 被人摆布

第4章 被人摆布

    整整一个下午杨二都是在一种极无聊的状态下度过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在门口的门卫室内看着十几个监视器画面,有些画面内容似乎就像一张照片,是永远不变的。同事跟他不熟,也就很少有人跟他说话。即使偶尔的几句交谈,也不过是想探探他的背景。杨二的回答显然是没有人相信的。时间就像杨二老家山上的泉水一样,没有人管,自顾自的悄悄流走了。杨二强忍着一丝困倦,实在无聊了,就到门口陪着站岗登记出入的同事站站,看看他们的工作内容。但因为没有着装,门口的同事也不愿意让他老在外面站着,因为在外来人员眼中,这会给人留下值班保安在岗位上和老乡聊天的感觉,让人觉得不专业。

    “回到你的岗位上去。”最后总是这样一句话,这让杨二心里颇不痛快。

    “岗位个屁,妈的要憋死老子,还不如让老子去搬纸箱子”杨二心里想着不敢说出来,又慢慢的跺回房间。

    “是,马上让他过去。”就在杨二无奈的坐在椅子上,刚想把双腿放上桌子的时候,外面站班保安对讲机传出来了应该是办公室下达的指令。

    杨二正好奇的望着门外。

    “小杨,你可以出来了。班长让你娃赶紧到办公室切。跑步过去!这儿不需要你了。”

    杨二像是得到了大赦的圣旨一样,几步跨了出来。

    “真的呀!喊我切干啥子呢?”杨二出了门一边问,一边转身就要跑。

    “不晓得,你去了就晓得了哈。”

    “等下,等下。值班室抽抽头有梳子,把你娃那头乱鸡窝梳一哈,班长说是厂办的人找你,厂办的都是漂亮女娃儿些,你娃这个样子跟土匪一样,莫把别个黒(吓)到了。”

    杨二只得又回到值班室,拉开抽屉。一把油腻腻的木梳放在一张值班表格上。还不如我家给狗梳毛的梳子干净,杨二心想。虽然脸黑一点,但杨二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他总是这样的。在家的时候每次出门总要照照镜子,镜子中的形象自己能通过了,才会出门。着装也还是比较讲究的,给人的感觉始终是很清爽,很阳光的。杨二狠狠的把抽屉送了进去,对着墙上的一面小镜子用手捋了捋头发,给了自己一个状态不错满意的浅笑,然后箭一样冲了出去。

    杨二风一样冲进办公室,不光室内的人都吓了一跳,而且还惊的门口锁着的狼狗狂吠了几声。

    班长见他进来了,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原本乐呵呵的一张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手下的那帮兄弟没有那个敢这样闯进办公室的。他控制着自己没有发作。冷冷的招呼道:

    “小杨,过来。这是厂办秘书李兰小姐,是她找你。”

    杨二此时也知道自己有点过于冒失了,在班长面前自己至少要像其他保安员那样毕恭毕敬才是。这在半军事化的纪律队伍上是很讲究的。但这时也顾不上了,脑海里想的更多的是厂办的人找自己干嘛?他木然的转头看着眼前这位漂亮的让人感觉有点炫目的女孩。

    李兰是厂办主任,是紧跟老板刘永艳身前身后的红人。此时的李兰发型时尚,褐色的短发从耳后垂落到腮边,瓜子脸型,五官很精致,长长的脖颈上挂着一串长过胸口的项链,穿着一件在杨二看来像是要从肩膀上滑下来的黑色T恤,整个脖子和肩膀都露了出来。她坐在沙发上,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露着一截小腿,杨二叫不上这种样式的裤子的名字,只知道只有身材瘦削的女人才能把自己的下半身放的进去。这时,李兰看到杨二在看自己,也忙站了起来。远处看,不觉得杨二怎样,现在杨二就站在自己4、5步开外,那高大挺拔的身躯不得不让李兰站起来,否则,由下往上看杨二实在是太累了。站起来的李兰看上去有1米67的样子,身材姣好。杨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杨二这19年的生命里平时面对的最多的是那些围着他转的女同学,那些女同学穿着都很普通,和时尚不沾边。他很少有和李兰这样成熟时尚白领面对面的机会,李兰的眼睛太漂亮了,杨二好像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美目,闪的杨二有点不敢正视。

    “哦!你请坐,我有几个问题问下你。”李兰的普通话很标准,其实杨二的普通话也说的很好。

    杨二忙坐到了班长办公桌前的那张可折叠的椅子上,双收交叉着放在办公桌上,就像个小学生一样显得拘束,他眼睛停留在桌上的茶杯上,有点倾斜的面向李兰。他在等着李兰像老师一样的提问。

    “在用工表格里有何特长这块没有填,我问下你,你会开车吗?”

    “会开,但开得少。”杨二老实的回答。在杨二高中毕业后,在家当宅男的这段时间,其实只做了两件事:一是,伙同几个死党去了趟峨眉山和云南,开心的玩了十几天不回家,让家里父母着实替他担心了一回,从此再想出去玩便失去了财力的支援。二是,采用软磨硬泡的手段说服了老妈,拿着几千块钱进了驾校,3个月后拿到了驾照。杨二似乎天生就是当车夫的料,驾车的领悟能力极强。几乎所有的考核项目杨二都是一杆子过,而且精彩无比,连从川藏线上下来的老教练都啧啧称奇。不过,和当时他们那里大多数人一样,驾照拿到后就直接锁在了箱子里了,从此连续几个月没有再摸过车。这时李兰问到开车一事,杨二显得没有自信。

    “有照就行,余平班长,小杨以后不要安排他值班,除非你的人手调配不过来。保卫处的那部普桑让小杨多点时间摸一下,你给他指点指点。”杨二看着班长,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直接称呼班长的名字。同时更加诧异这样的安排。

    “我又不当保安了吗?”受到李兰的影响,杨二很自然的说了句普通话。

    “不,你的编制还在厂保卫处,只是要多练练开车,以后会有安排的。”停顿了片刻,“你会说普通话?好像还说的不错?”在这间工厂里来自一线岗位上的普工能说非常纯正普通话的很少,很多都是听起来很怪异的川普,能说川普的工人都算是不错的了。这让李兰感到很惊奇,她没有想到来自大山深处的这个高大的长相成熟的像个25、6岁的大小伙子居然还能说流利的普通话,而且声音的底蕴很足,声音听起来给人美感。

    “一般别人和我说普通话,我就说。我觉得那样才自然。再说了,我们出门在外应当入乡随俗,以后我还要多学学这里本地的语言。”

    杨二说普通话是很自信的,在云南旅游的时候,云南话很难听,但四川话云南人能听懂。从昆明到石林再到大理一路上对外交涉都是杨二的工作,杨二似乎早忘了自己是川西人了。一口纯正的普通话让当地人觉得他们这十几口子就是京城来的。连缉毒的民警查车的时候,面对说普通话的杨二核实了几遍他的身份证,直到杨二察觉后说回四川话,警察才相信了他们是四川团。

    “很好。这是你的工作服,你试下,如果不合适我在去换。”说着李兰从茶几上提起个大号的手提袋,递给杨二。

    杨二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一时不敢伸手去接,看着自己的班长。

    “小杨你换上试试。本来保安换装的报告已经打上去了,就等厂长签字了,所以你一时没有合适的制服就没急着去买。现在厂办单独给你买来了,你还不试一下。”班长笑呵呵的说着。

    既然班长发话了,杨二赶紧接过衣袋,转身走进了办公室里间的换衣间。杨二边换着衣服边觉得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太多他想不通的地方。越想越觉得头痛,干脆什么也不想了,随他去,晚上再找麻子讨教下,麻子闯社会的时间长他或许能看出点啥。

    等杨二走出来时,班长正和李兰商讨着夜班费等福利的问题,杨二不好打断他们的谈话,不得不向前多走几步。

    班长和李兰几乎是同时抬头。但脸上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表情。班长愁眉紧锁,欲言又止。李兰两眼放光,神色激动。

    班长想说,这是保安服吗?

    李兰想说,实在是太帅了!

    是的,李兰给杨二添置的是一套类似高级军官穿的那种礼服,杨二穿在身上非常合体,笔挺笔挺的,配上杨二的五官,更显英气十足。帽子托在左手上,没有戴。杨二不敢戴这种帽子,因为太过惹眼了,杨二遇事低调,不想那样太过张扬了。

    再说杨二也不习惯戴帽子,他是一头飘逸的略带卷曲的长发,扣上帽子的话显然也是不适宜的。李兰也没有让他把帽子戴上的意思,好像觉得这样就挺好了。只是站起来围着杨二转了个圈,随后点点头,对着杨二也似乎是对着班长说:“明天就让他穿这身了。这也是刘厂长的意思。”李兰知道班长会有意见。班长这时也是一脸的茫然,这哪里是保安嘛?这杨二穿这身就像一个团级,不!至少也像个营级干部,往这群穿灰不溜秋衣服的保安群里一站,我这个保安头子得向他敬礼了。这算怎么回事?

    “既然是领导的意思,那-----小杨,你明天就穿这身上班。不过不要参加队上的集合点名,也不要出操了。来后直接坐到车上去,我处理完公务就过来找你。听明白了吗?”不知道领导的用意,也不能违抗领导的意思。班长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安排。总不能让这个小杨穿成这样站在队列里面吧!

    “哦,小杨你的头发按理说该去剪掉,这是规定。”

    “余班长,我看这就不用了,让他保持这个样子好了。”没等杨二为自己的头发说情,李兰先让班长刀下留情了。

    余平班长听了李兰的话,也就没有坚持。他知道这个杨二在他这里肯定也就是个过渡,至于为什么?他没有心情去过问。从他队上进来出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里就像以前他在的部队,自己手下带的兵每年都在变一样。

    从办公室出来几乎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班长已经特批了他回寝室的要求。杨二手里提着装衣服的袋子低着头往回走,边走边在想,为什么自己到这里会和别人不一样?杨二不傻,只是比较单纯而已。杨二在家里的那段日子曾经打过4天工,但这4天的经历已经打动了当时镇上卖电动车代装车罩的老板的心。杨二工作非常的热心,并且能言善道,往往能说服购车的人顺带装防雨罩 。有时经杨二三寸不烂舌谈来的加装雨罩赚的钱,比卖一部车钱还多。这样能干的小工可把老板乐坏了。当即就答应每天多给10块工钱,让杨二长期在这儿干下去。加工钱是好事,但这也把杨二这几天累的半死,自己谈的单子多,自己就得加班加点给别人安装。每天都很晚回家。首先老妈就不干了,心痛儿子的妈妈看着已经铺上一层新茧的儿子的手,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去帮忙了。虽然自己打工的时间短的都可以忽略,但杨二却增加了自信,他相信只要是交代给他的工作,他是一定有信心去做好的。在登记表上自己为这段经历留过10几个文字,是不是厂里想让他去做销售?杨二心想,但又有点不相信。比我有销售经验的人多的数不过来,为什么会是自己呢?肯定是自己的酒量和长相更适合做销售吧!杨二胡思乱想着,没有个头绪。

    杨二把衣服放在床上,顺便拿了件衣服把袋子遮住。杨二不想让等下回宿舍的同事们那这件衣服作为调侃的话柄。打开行李箱从最里面的一个包里取出3百元钱。上次都是麻子请客给我接的风,这回我得回请才是。收拾好箱子,杨二出门去找麻子了。

    殊不知,酒桌上麻子的一番话,让杨二惊得是目瞪口呆!!!

  http://www.biqugua.com/81/81525/17888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