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庶长子 > 第 649 章 密谋

第 649 章 密谋

    杜林听到下边这些官员的议论,心中暗喜,看来自己的筹谋能够实现了。

    王杰也是一个聪明人,他已经明白了,杜林这一次召集自己这些人来,恐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筹谋。

    于是王杰对着杜林拱拱手说道:“老大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我等自然是听命老大人。”

    杜林这才的站起来,对着众人拱手,然后说道:“今安南国陷落已经不可避免,我等也要为自己的家族考虑考虑,不能给阮正玉陪葬。”

    底下的众人听完眼睛开始闪烁起来,他们已经有些明白杜林的意思了。

    杜林接着说道:“如果我等,开城门迎中原大军入城,以此功劳想来能够保住自己的身家以及家族不损。众位以为如何?”

    底下的其它几个人听到这里也都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么做,那么一个叛徒的名声是少不了了。

    王杰作为南方人的中坚,听完杜林的话,却完全的赞同。

    因为王杰十分清楚他们南方的实力,要想抵挡中原天朝几十万大兵,那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到时候生灵涂炭,自己的身家性命也不能保全。

    “老大人所言极是,我自然听从老大人的吩咐。”

    其他人见到王杰已经同意了,再想了想现在的处境,于是也就一个一个纷纷的表态支持杜林。

    杜林于是便顺水推舟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阮正玉将我们南方的三四万人安排在北门,想着让咱们南方的兵力,全消耗在同贾珂的战斗中,却不知这正给了咱们的机会,只要咱们打开北门迎天朝军队入城,那么阮正玉就是瓮中之鳖。”

    众人听了都纷纷的点头,其实他们也清楚阮正玉把他们的军队安排在北门是什么意思?

    这不过是阮正玉想把南方的军队全部消耗在这里,等到升龙府不可守时,他带着大队人马退到南方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对他进行牵制了。

    既然阮正玉不仁,就休怪他们这些人不义了。

    王杰想明白之后,拱手对杜林说道:“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一个前往通风报信的人,某家不才愿往。”

    杜林听到王杰毛遂自荐,自然是欣喜不已。

    “王大人此去,给咱们南方的百姓立了大功,如果这件事能成,我老去之后,南方就由王大人做主。”杜林这是把王杰选做了继承人。

    王杰听到这个话也是眼睛一亮,要知道表面上看来,南方的首领并没有什么实权,其实实际上南方诸贵族都是要听从南方这位首领的意思的,可以说这个首领就是南方的土皇帝。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先帝也不可能让杜林担任阮正玉的老师,以拉拢南方的势力。

    王杰得了这个承诺,也就不耽搁了,他先请杜林写了一封书信,然后贴身藏好,之后又换了衣服打扮成杜林的一个小厮,跟随他来到了北城门。

    而现在的北城,在城墙上自然是由南方的兵士把守,但是并不是说阮正玉对他们就没有防备,在城墙下还有一万多阮正玉的亲信,在那里随时增援。

    杜林带着人来到了北城的时候,马上就被城下巡逻的士兵给拦了下来,不过这些人一看是杜林前来,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也不敢阻拦,于是就让杜林带着人来到了城墙上。

    杜林到了城墙上马上就放开了,因为四周都是他南方的士兵。

    而在城墙上驻守的南方大将杜仲,看到杜林来了,赶紧过来迎接。

    “老大人,这么晚了还来城墙上巡视?”

    杜林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道:“准备一个箩筐,把一个人送下城去。”

    杜仲一听这话,没有任何的质疑,立刻悄悄的命令自己的亲兵,把一个箩筐绑上了绳子,放在了城墙边。

    杜林对旁边的王杰使了个眼色,王杰立刻三步两步来到了箩筐里,之后便有杜仲的几个亲兵亲自动手把箩筐送到了城下。

    杜林见到王杰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声来对杜仲说道:“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杜仲本来就是杜林的族人,自然是以杜林马首是瞻,“老大人说什么。今天莫非还有什么事发生吗?”

    杜林笑着点点头,也不再是也不再说什么,便带着人离开了。

    再说王杰下了城墙,认准方向,便向贾珂的大营而去,结果他没有走了多长的距离,就被巡视的士兵给当做奸细绑了起来。

    王杰也不慌张,被绑起来之后对着几个中原士兵说道:“我有重要的书信给你家大人,你们赶紧送我去营中。”

    几个当兵的听他这么说,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提着王杰就向大营中走去。

    不一会儿他们进了大营,便有一个小将过来询问情况。

    这几个当兵的,把刚才的事情像这小校一五一十的仔细的说了一遍。

    这小将听完之后,来到王杰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见他虽然穿的一身小厮的服侍,但是却有些气宇轩昂,看来不是一般人。

    于是这小将拱手对王杰说道:“这位先生来我营中有何贵干?”

    王杰虽然是被绑着,但是腰杆却挺着笔直,“我是升龙府内的人,有要事要见你家大帅。”

    这小将听了之后,眼睛终变精光一闪,然后笑着说道:“先生不说个名堂,我怎么给先生禀报?”

    王杰知道,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来,这小将是不会给自己向上面禀报的,于是便开口说道:“我奉城中某位大人之命,要见你们大帅,再多的你就不要问了。”

    这小将一听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于是就命令几个士兵看好王杰,同时派了一个士兵向里边禀报。

    一会儿工夫,前去禀报的士兵便匆匆的跑了回来,他来到这小将的面前,在他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这小将听完之后点点头,挥手让这士兵站到一旁,然后他来到王杰面前亲自给他解了绑绳,这才说道:“先生还请海涵,军中规矩向来如此。”

    王杰现在哪有功夫计较这些,直接就问道:“你上边有什么回话?”

    那小将笑着说道:“我们大帅正在帐中等着先生,请先生随我来。”

    说完之后,这小将就带着王杰向大营深处走去,他们三转两转,就把王杰转昏了头。

    “这怎么还不到?”

    “先生不必着急,前边就是了。”

    把小将刚刚说完这几句话,前边就出现了一片空旷的地域,中间有一座宝帐。

    小校带着王杰来到阵前,有几个清兵上来挡住他们的去路,那小将笑着拱手说道:“怎么这几天是你们当值呀。”

    那几个士兵显然认识这小将,于是也拱着手说道:“王哥,今天是你看守营门呀。”

    小将听了笑着说道:“今天正是我们千户当值,那位兄弟进去禀报一声,就说我带着大帅要见的人,在帐外等候。”

    这几个值守的士兵听了之后点点头便分出一人进大帐内禀报,不一会儿这士兵出来,笑着对这小将说道:“王哥,主子让你带着人进去。”

    这小将点点头,这才带着王杰进入了大帐,这时候大帐正中央正坐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将军。

    代王杰进来的小将见到这位将军,立刻叩头施礼。

    坐在正中央的正是贾珂,他先挥手让这小将退了出去,然后这才站起身来,对着王杰拱手说道:“不知先生来自何地,到我大帐之中有何指教?”

    王杰站在下边向上边的这位将军看去,只见他虽然相貌平常,但是虎背熊腰,而且身前身后杀气腾腾,一看就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大将。

    王杰听到对方询问,也赶紧拱手说道:“不才,安南国翰林院讲学王杰,见过大帅。”

    贾珂在征讨安南之前,就对安南国的官制进行了了解,安南国自古以来就是中原的属国,所以朝廷上的制度也是照搬中原的。

    安南国不但六部,而且还翰林院等其他衙门,其官职设置几乎和中原没有什么区别。

    贾珂在接到对方来见的时候,就知道安南国已经出现了分裂,王杰代表的一派人马恐怕是想来投靠自己。

    既然如此,那贾珂就一定要以礼相待,表现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以安其心,让他衷心的为自己办事。

    “原来是王翰林,王翰林来我营中,有何指教。”

    王杰见贾珂虽然示意军的主将,但是对自己却颇有礼遇,也有些感动。

    “大将军,在下来此,乃是奉了安南国太傅之命,前来为大将军送信。”

    “书信何在?”

    王杰赶紧从贴身的内衣里取出了书信,然后双手奉给了贾珂。

    贾珂接过书信之后并没有立刻打开观看,而是先把王杰让到了一旁的座位之上,这才重新回到了主座之上,打开书信看里边的内容。

    这一看贾珂立刻是欣喜若狂,原来这封书信是杜林写的投诚书。

    书信上写的明白:下臣杜林虽为为安南国太傅,南安南国王阮正玉残暴不仁,屡欺南方,现下臣愿开城,迎天军入城,烦请丞相看在在下有些功劳的份上,对安南南方多多善待。

    顶点

    

  http://www.biqugua.com/88/88208/230485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u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ua.com